淘宝内部优惠券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公元395—1500年是欧洲最黑暗的中世纪时期,在西罗马灭亡后欧洲大陆就陷入了长年混战,此时的欧洲不仅生产力低下,而且宗教对人民的各种迫害更是灭绝人性。在15至18世纪甚至还一度兴起“猎杀女巫”的风潮,整整三个世纪内就有大约十万名所谓的“女巫”被各种处死。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英国埃塞克斯郡在1560年至1680年间“猎杀”的女巫约有291名,其中268人是女性,只有23人是男性,这23人中还有11人是因为“与女巫关系密切”而获罪的。在卡尔文教地区,“猎杀女巫”更是达到疯狂的地步,在瑞士的沃州一地,1591年至1680年间处死“女巫”就有3371人。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这些所谓的女巫只是一群普通的女人,之所以会有“猎杀女巫”这种愚昧和残忍的行为,简单来说:

其一,认为女人的社会地位低下并不仅仅是中国专利,其实世界不少民族都有这种传统。进入父系社会后,妇女沦为被压迫的对象,男人们往往把自己的失误和弱点都无责任地归咎于女人。

其二,人类社会中关于存在超自然力的妖法、巫术和魔鬼的想象由来已久。远古时生产力低下,生活多由自然因素决定,当生存困境如饥荒、贫困、流行病及天灾人祸出现,人们需要对其进行解释的时候,就容易归咎于一种非自然力或超自然力的作用—妖魔、巫师、神怪于是应运而生。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那时想陷害某女子是魔女或女巫是轻而易举的。当时有告密者获赏、并保证给告密者严守秘密和免罪的规定,所以可以肆意陷害。任何女子只因长得漂亮而招人妒忌,或因态度高傲得罪求婚者,一封告密信就会把她送上死路,告密者只要悄悄地站在旁边看这出‘猎杀女巫’好戏就可以实现他阴险的目的。有些人是为报私仇,有些是为转嫁自身危机,所以告密之风大盛,很多人都恐慌不安。据说有个叫埃舍尔的人在1576年被捕前说,他能供出30万个女巫,最后还是有三千多人因此而惨遭厄运。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猎杀女巫”风气甚至还成了教士阶层发泄色欲的工具,假如他们看中的女人得不到手就会将她们诬为女巫处死。 1616年,初符堡一女子被指控为女巫,在重刑逼供之下,供认说:“我从记不起事的时候就当了妓女。我折磨死了104个小孩,包括亲生的三个。他们被我从坟中挖了出来,一部分煮了吃掉,一部分加工成药膏及其他用于巫术的药剂,他们的腿骨被我制成了笛子。我折磨我的媳妇和两个孩子,我折磨我的两个丈夫好多年,最后使他们死掉。”

1335年,图卢兹宗教审判员彼得·居伊审判了几个“女巫”,用严刑拷问,直到迫使她们承认和撒旦缔约,参加崇拜冥王的狂欢晚会,与冥王淫乱,吃幼儿的肉等等,她们被迫承认之后就被活活烧死。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1597年,德国寡妇盖斯勒虽已经67岁,但仍被人诬告为女巫,说她曾经和三个魔鬼姘居并犯有其他罪行。开始时她矢口否认,于是审判者对她施用酷刑,用铁钳箝她的脚趾,她仍拒不承认,审判者说这是“魔鬼使她顽抗,并坚持了下来”。然后再加重刑罚,迫使她胡乱招供和许多魔鬼淫乱,使240多人惨死。

1599年3月24日,被认为是女巫的玛格蕾塔·M被判处利剑斩首,只因为法院收到了一份荒唐的供词,法庭很快做出判决:利剑斩首,柴垛上烧尸。审判词结尾是:“上帝原谅这可怜的魂灵吧。”,以下是供词:

1.十年前的一个晚上,在她的花园里出现了一个黑面男人,这个男人与她调情,她满足了他的意愿,他是一个性情冷酷的人。2.他说服她,不要相信上帝,她这样做了,但她马上感到了愧疚。3.这个男人说,他叫黑眉林,并给了她一个巫法扫帚,还有一些巫膏(用于施巫术)。4.她曾在夜间在她的花园里飞行过一段时间。5.她曾用这个扫帚飞到格欧革家,还去过卡塔琳娜家、安娜家。6.还有许多她不认识的女人,来过她家,她们在一起又吃又喝。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这场从1480年前后开始延续到1780年的“猎杀女巫”风潮,席卷了欧洲差不多300年,像玛格蕾塔这样祸从天降、无辜葬身火海的良家妇女实在难以统计。约估计的受害人数差距很大,从十万到几百万不等。数据不详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法庭记录年久失传,另一方面就很多案例来说,人们已很难断定,对被害者是根据巫术还是针对异端信仰定罪的。不过在德国,还是有两个比较可信的数字可以说明当时“猎杀女巫”的猖獗。一是在巴伐利亚州小城班贝克,当时这个 6000人口的古堡,5年内就有 600人被判为女巫葬身火海:而在同时期的维尔茨堡(人口也约为 6000),有近 900人冤死,相当于每两天里就有一个“女巫”被处死。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这场“猎杀女巫”的恶潮把人类野蛮与畸形的一面发挥得淋漓尽致。良家妇女一旦被诬为女巫,立刻被斩首示众,然后焚烧尸体,刀下冤鬼多得难以统计。欧洲人认为自己在为上帝清除妖魔和为世界清洗邪恶,而讽刺的是,他们审迅和处死女巫的方法本身就是邪恶和极度下流的。

女巫们通常都会被脱得一丝不挂地被拷问、游街示众和处死,这是欧洲中世纪历史以及人类文明史上黑暗的一章。 按照教会的宣传,女巫是同魔鬼缔有密约、并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魔鬼的人,是魔鬼的后裔。魔鬼能化为男人和女人交媾或化为女人和男人交媾,不过魔鬼同女人交媾后所生之子是他从别的男人那里取来的精子所生,所以他的主要目的是使男子yang痿。这里还有一个传说,说是有一个男受害者请一个女巫归还他丢失的性器官,这个女巫叫他爬到一棵树上,从她隐藏了许多男子的性器官的鸟窝中去拿一只。这个男子想拿个“大一点的”,但受到女巫的严厉斥责,因为这是另一个教士的,不可妄动。教会还宣传了女巫和魔鬼怎样欢宴,吃人的心肝,狂舞,纵欲等等。还说她们怎样做“人工流产”,把胎儿的头、手、脚一点一点地取出来。女巫的活动会被会视为对抗上帝的异端而必须予以严惩,于是打击女巫就成了维护上帝的“神圣使命”。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被控为女巫的女子会被拖进法庭中,圆形天花板立着悬吊人用的柱子;地上也备有拷问台,台上放置螺丝钉制的铁枷。被逮捕的女子浑身都被剥得一丝不挂,除了头发以外,其他的体毛都被剃除(据说这是为了便于寻找可以确认有妖魔附身的黑痣与斑点等等);然后再用铁丝把她绑在拷问台上,由拷问者用针刺其全身,寻找恶魔的痕迹。如果这女子不觉得疼痛,就不是“女巫”,可是当常人被针戳刺时,都有痛苦的反应,所以就可据此定罪了。

“猎杀女巫”用刑的手段也是五花八门。具有极大的讽刺意味的是,这些道貌岸然的审判者们审问“女巫”时,自身还常常施以巫术“以巫治巫”。他们事先要为刑罚成功而祈祷;向“女巫”腹中灌“圣水”,使魔鬼在用刑时不能缚住她们的舌头;他们给被剥得一丝不挂的“女巫”身上粘上带子,认为这一来魔鬼就不能打开镣铐了;他们还口念各种咒语以迫使“固执的魔鬼之妻”开口招供……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和中国古代的“裸刑处决”一样,处死赤裸的女性,对许多人来说是“欣赏”、玩弄和侮辱女子的好机会,他们可以对这些可怜的女子为所欲为,从而满足他们的兽欲。而比中国更荒唐的是,在“猎杀女巫”的审讯记录中,居然还有“那个女人很美,很丰满”之类的字眼。在经过惨无人道的刑迅和审判后,被定名为“魔女”或“女巫”烙印的女人将要面临惨无人道的死刑:斩首、火烧、水淹,甚至被活活的煮死……和中国的斩首一样,在中世纪的欧洲火刑是比较常用的一种死刑,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如穿刺、锯刑等残酷的死刑。在那个黑暗的年代,欧洲女性所受的痛苦一点不比中国的女性要小。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魔女之楔”在中世纪十分盛行,只针对女性。将“女巫”的阴部或肛门置于金字塔楔形物尖端,两脚绑铁球或其它重物,使她们的身体在重力作用下下滑,最终被劈开……。在“猎杀女巫”时这是一种十足猥琐下流的刑具,与中国当时盛行的木驴不相伯仲。

在中世纪的德国,还有一种把女子投入河中以识别“魔女”或“女巫”的方法。首先是把被指控的女子拖到桥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剥光她的衣服,然后刑吏让她两膝弯曲并把她的双手和双足捆在一起,让众人观看。随后一个玫瑰色的筐子放到水面上,将这女人仰面装入筐子里,然后将绳子放松一些。如果载人的筐子浮在水面上(女人被弄成那种姿势,如果水流缓慢,并不是没有可能浮着的),那么这个女人就是“女巫”,就是“和魔鬼相勾结”的。如果相反,连人带筐沉下去了,那么过一会就开始打捞工作,因为这证明她是无罪的。

在那个时期,“猎杀女巫”就如同马戏团的色情演出,常常是万人空巷地前来观看,一些男子更为起劲,因为这些“女巫”赤裸的身体、痛苦的扭曲能给他们一种畸形的感官刺激。在施以焚刑或煮刑的广场上,或是投河的桥边,排列着许多小摊,聚集着许多小贩,简直像在赶庙会。

1681年,吕贝克地区的一家报纸上登着:“在距当地大约半小时路程的地方抓到了五个女巫,其中两个已被投入水中,其他三个也会尽快受到同样处置。当地有大批的人前往观看实况,其中有个酿酒商的儿子,骑着马匆匆地赶路前往观看,但失身落马,摔断了颈骨。”看来五个赤裸的女巫尽管面临水刑,但还是给骑马的好色之徒施加了魔法……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由弗赖堡(Freiburg)古城中心的十字路口向南望去,古色古香的马丁门就矗立在百米远的地方。敦敦实实的石头墙体上,钉有一块令人驻足翘首、印有德文说明的金属牌,上面写着:“1599年3月24日,玛格蕾塔 M.、卡塔琳娜 S.、安娜 W.被斩首、焚烧,成为迫害女巫恶潮中的牺牲品。她们不过是弗赖堡众多无辜者的代表,谨以此牌系念冤魂。” 数语寥寥,却使人思绪万千。

在1599年3月24日弗赖堡那个阴冷的早春之日,就在当时马丁门外不远的河堤上,玛格蕾塔等3个被指控为女巫的人在这里被砍头。堤岸下、河对面,站满了前来观望的市民。他们眼见着刀光之下头血飞溅,又跟随着装上尸首的推车前往设在城南 2公里外的焚尸场。 玛格蕾塔、卡塔琳娜和安娜正是在欧洲中世纪后期“猎杀女巫”恶潮的最疯狂期(1590~1630年),他们成为了宗教邪恶势力的殉葬品,这样摧残女性是真正恶魔的行径。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令人发指的现象在距今300多年前的欧洲还仍然存在着。

欧洲猎杀女巫的恐怖时代

虽然总体上说,欧洲人对女性的尊重程度要比亚、非等国家高,但是在男权主义的社会中,男人们从骨子里都会认为女性不过是他们的附属品,是低人一等的。所以一旦他们需要对女性进行摧残时,其手段往往是令人发指。在中世纪的那个灭绝人性的猎杀女巫中,欧洲男人们对女性的兽行更是到了登峰造极。那些道貌岸然的卫道士们把“女巫”说成是邪恶、淫乱的人,喜欢赤裸地聚会、骑着扫帚飞来飞去、和魔鬼交媾……,并以此作为他们虐杀“女巫”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