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内部优惠券

因法老的诅咒而神秘死去的人和发生的灵异现象!

英国曼彻斯特博物馆经常会发生灵异现象,一尊有着四千年历史的古埃及死神像-纳布西努(Neb-Senu)的雕像,竟然在展柜中多次自动旋转180度背对展窗,而这一灵异现象也被监控完整的拍录下来,令人不禁再次想起传说已久的古埃及“法老的诅咒”。

古埃及死神像自动旋转

这个死神像高约25厘米,已经有1800年历史,在曼彻斯特博物馆展出了80年,但管理员最近发现,这尊脸朝前摆放的雕像会自动旋转,背对参观者。博物馆负责人坎贝尔·布莱斯(Campbell Price)说:“有一天我注意到死神雕像发生了旋转。我感到很奇怪,因为只有我有钥匙。但我没细想,然而第二天发现它再次转动。”

坎贝尔提出一个“灵异”解释。他说:“在古埃及人们相信,如果木乃伊被毁,那么雕像可以作为灵魂的另一个容器,或许这是造成死神像移动的原因。”博物馆专门设置了摄像头监视展柜,以证明死神像旋转是否“人为”。结果监控视频显示的答案令人震惊:在没有人靠近的情况下,雕像确实以肉眼无法察觉的速度缓慢旋转,而且夜晚静止不动,只在白天转动,角度不超过180度。

古埃及死神像自动旋转

有人把雕像的自动归结为灵异现象,而物理学家则解释为轻微振动引起的,还有网友认为这一切都是博物馆的自我营销、一种炒作手段,为的是博取关注。

探险法老墓室 法老的诅咒开始

1922年11月26日下午,在埃及“国王之谷”一座金字塔下的地下通道里,站着两个面色严肃的人。他们是英国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和卡纳冯勋爵。为寻找这个墓穴,霍华德·卡特付出了几十年的心血。卡纳冯勋爵则在后来的8年里,为支持卡特揭开古埃及王墓的秘密,投入了大量的金钱。现在面对他们的是一座封闭了三千余年的古埃及法老的墓门。

霍华德·卡特和卡纳冯勋爵

卡特小心翼翼地凿开墓门的一角,卡纳冯在他身后睁大眼睛往里瞧。随着洞口的扩大,气氛越来越紧张,卡特用颤抖的手举起电筒向里看去,半天没有说话。又过了一会儿,卡纳冯憋不住了,用嘶哑的声音问道:“你看见了什么没有?”卡特转过身子眼睛里闪着光芒,结结巴巴地说:“我看见了一个奇迹,一个了不起的奇迹!”

卡纳冯勋爵接过卡特递过来的手电,向里一看便惊呆了——在他的眼前,隐约地出现了堆着的包金战车,饰有巨大镀金狮子和怪兽的卧榻,一人高的国王雕像(图坦卡蒙金棺),以及数不清的箱子和笼子。这就是60多年前轰动全世界的考古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古埃及第十八王朝年轻的法老图坦卡蒙陵墓的发现。图坦卡蒙统治埃及9年,公元前1323年,他18岁的时候,神秘地死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被埋葬数千年后,他竟然成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新闻人物”!

图坦卡蒙的墓位于埋葬法老的“国王之谷”峭壁脚下,它由4个墓室组成。丢散在地上的珠宝说明曾经有盗墓者潜入墓室,但是没有拿走什么东西,可能是盗墓的人受到了意外的惊吓逃跑了,墓门后来又被重新密封起来。图坦卡蒙法老的墓室就像一个收藏极为丰富的博物馆,墓内的珠宝、工艺品、家具、衣物、化妆品以及各种兵器多达五千余件。

图坦卡蒙法老墓

在粉红色前室里,有3张四周雕成怪兽形的金床,床旁是两个真人般大小相对而立的黑色卫士雕像,身穿金裙,手执锤矛。室中到处都是珍贵的宝物,镶有宝石的王座、金光闪闪的古代战车、洁白似玉的花瓶、雕刻精美的金床和金椅、各种乐器等等。在法老墓室内,人们还发现一只盛有泥灰的碗,显然是当时封闭墓穴时使用过的,不知哪一名民工在油漆表面留下一个手指印,依然清晰可见。

棺室由两个武士塑像守护,里面有4个金色的神龛,一具水晶石棺和3个套棺。内棺由纯金制成,上面写着年轻法老的名言–“我看见了昨天,我知道明天。”躺在棺内的吐坦哈蒙带着一副很大的金面具,这副面具和他本人的相貌几乎一模一样,X光检查只发现面具上一块伤疤和法老本人脸上的伤疤厚度稍微有点不同,让这位年轻的法老看上去既悲伤又静穆。胸前陈放着由念珠和花形雕刻串成的领饰,手执枷链和钩索,矢车菊、百合、荷花等色彩虽已剥落,但仍依稀可辨。专家们认为这个领饰是法老的年轻王后,在盖棺之前献上的。墓内还有一幅壁画,表现这位年轻而又神气的法老,正被两位天神接往天国。

图坦卡蒙法老的木乃伊由薄薄的布裹缠着,浑身布满了项圈、护身符、戒指、金银手镯以及各种宝石。其中还有两把短剑,一把是金的,另一把是金柄铁刃的。后一把极为罕见,因为古埃及人那时候刚刚知道用铁。

法老诅咒

如此之多的珍贵文物集中在一个古墓内出土,这是史无前例的。整整用了10年的工夫,人们才将这批珍品整理完毕,转入开罗的埃及国家博物馆。图坦哈蒙法老墓的发现吸引了世界各国的新闻记者,前往开罗以南450英里的乌克苏尔发掘现场的游人更是络绎不绝,直到今天人们对这座法老古墓的兴趣依然不减。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因为参与发掘的二十多人在不太长的时间先后死去,死因不明。于是人们议论说这是“法老诅咒”。据说在这座墓中发现几处法老的诅咒铭文,有一处写道:“谁扰乱了这位法老的安宁,”死神之翼”将在他头上降临。”

因法老诅咒而离奇死亡的人

1823年,意大利考古学家贝尔萨尼

他是一个与木乃伊为伍的古埃及考古专家,当他在这年春天,率领一支队伍前往非洲的途中,也患了象卡纳冯勋爵那样的怪病,长期高烧不退,整日胡言乱语,经常喊着“死神的手已经抚摸在我的身上了”。就在这样令人摸不清头脑的呓语中,他死在了这年的12月3日,享年45岁。

1832年,法国考古学家商博良

他从小就迷恋古埃及文化,并且在19世纪20年代成功地破译了古埃及文字——诡异的是,在他破译古埃及文字的同时,他曾经连续五天昏迷不醒,口中念叨着几位法老的名字。1827年,法国政府派他前往埃及探险,从事金字塔的研究。当考察结束,他于1832年返回法国之后不久,突然去世,当时42岁。

1862年夏天,德国科学家比哈斯

比哈斯任埃及学会的副会长。由于工作关系,他领着一位来埃及访问的公爵夫人参观了卢克索和“国王谷”的金字塔,就在访问结束返回开罗的路上,他就突发高烧,昏迷不醒,医生怎么都查不出他到底患了什么病。两星期后他死了,年仅37岁。

同样是德国的杜米切恩教授,他也是一个沉迷于古埃及的专家学者,而且也同样热衷于第一手的资料。因此他经常出入于古埃及的遗迹当中,主要当然是有文字留存的法老金字塔和神庙内部。一段时间以后,他疯了,不停地描述着一些古代城市的情形。不久他在狂乱中死去。

1941年,英国考古学家菲林德尔·皮乔

他在完成一系列考古工作后,由开罗取道耶路撒冷回国,谁知就死在了那座圣城。

1942年,美国教授乔治·雷斯勒

雷斯勒是第一个在金字塔里向人们进行无线电广播的人,也是埃及法老胡夫之母哈太普·福尔丝墓穴的发现者。就在这年春天,他突然在工作中倒在金字塔内,从此就再没有清醒过来,最后死在塔外摆放工具的帐篷里。

在卡纳冯勋爵死后不久,他的老朋友、美国铁路业巨头乔治·杰戈德由于对老友之死充满怀疑也前往埃及。卡特领着这位百万富翁走进了图坦卡蒙的陵墓,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参观第二天的清晨,杰戈德便无缘无故地发起了高烧,并且就在当天夜里猝死。

1926年3月,法国埃及学家乔治·贝内迪特

他和上一位乔治一样,在参观了图坦卡蒙王陵之后摔了一跤,这一跤就这样要了他的性命。

图坦卡蒙法老的诅咒

1923年2月17日凌晨,一条眼镜蛇游进了卡特的住宅,将他的幸运鸟金丝雀咬死了。传说眼镜蛇是古埃及法老的守护者,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但兴高采烈的卡特并没有被这条蛇吓住,当然现在收手可能也晚了。几天后法老陵墓的内室依然被打开。

图坦卡蒙法老的诅咒

这天的现场如同一场盛大的聚会,达官贵人和游客坐在法老陵墓前的藤椅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现场。卡纳冯勋爵对身边的人笑道:这就象是在观看一场墓室中的音乐会。在场的埃及学家亚瑟·威格尔被这放肆的玩笑吓了一条,他认为这根本不是一个尊重死者的真正考古者所能说得出的话,他对身边的人低声说:“如果他以这种态度进入法老墓室,我打赌他活不过六个星期。”

图坦卡蒙法老的内室被打开了,人们都被那巨大的黄金圣坛所倾倒,他们三人一组依次进入观看,但谁也没有在意内室前方一块小小的碑记。几天后碑记的内容被翻译出来,那是第二条令人恐惧的诅咒:“谁扰乱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将张开翅膀降临他的头上。”

同年,勒·弗米尔教授,他在参观了图坦卡蒙法老陵墓后的当天晚上,就在睡梦中死去。英国实业家乔尔·伍尔在参观之后就发起了高烧,接着就莫明其妙地去世了。

第一个解开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专家齐伯尔特·道格拉斯·里德教授,才拍了几张X光片就发起了高烧,身体急剧地衰弱下去。一向对诅咒之说不以为然的里德教授似乎觉得有些不妙,连忙带病回到伦敦,不过在第二年他就死在了家乡。

1923年4月6日,卡纳冯勋爵

在此后的清理发掘中,卡特又发现了两条诅咒,警告不敬的人放弃这座陵墓。然而卡特和卡纳冯都毫不在意。送走了狂热的人群,他们开始准备开启灵柩,就在这时,一只蚊子在卡纳冯勋爵的脸上叮了一口。这一小口似乎使得卡纳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他病倒了,发起了高烧,牙齿也陆续脱落。3月初,卡纳冯脖子肿胀,得了肺炎。

卡纳冯勋爵

3月下旬,卡纳冯的高烧直升到40度,而且持续了12天。据医生说,是勋爵在刮胡子时割破了一个伤口造成了感染。但是他解释不了为什么发着高烧的勋爵一直不停地呼叫:“我听见了他的声音,我要随他去了。”然后在4月6日的凌晨2点,突然整个开罗都停了电,这座古埃及城市陷入了如同三千年前一样的黑暗夜晚。一片静寂中,57岁的卡纳冯勋爵去世了。与此同时,他远在英国的爱犬也猝死。这诡异的病情和死亡情景,让很多人满腹疑团。

1928年4月,卡特最重要的助手、考古学家

亚瑟·梅斯是帮助卡特打通图坦卡蒙法老陵最后一堵厚墙的人。在完成这项工作之后,他的身体便每况愈下。就在这一年,他毫无理由地陷入深度昏迷,死在了旅馆里。这间旅馆,就是卡纳冯伯爵生前最后居住过的那一家。

同年,卡特的另一位助手迈斯死于间歇性的高烧病。而迈斯这奇怪的高烧病,起源于1924年,即打开图坦卡蒙王陵的第2年。

1929年11月,卡特又一位助手理查德·贝瑟尔在工作之后死于心脏病突发,时年45岁。他87岁的父亲这时远在伦敦,听说了儿子的死讯后,从住处跳楼身亡。为老贝瑟尔运送灵柩的马车则在路上撞死了一位行人。

同样在1929年,最早的受害者卡纳冯勋爵的妻子阿尔米娜夫人也死去了。据说她也是被一只毒虫叮咬后死去的,整个过程、甚至包括叮咬的部位,都和她的丈夫几乎一模一样。

截止1930年底,已经有22位与图坦卡蒙法老陵直接或间接扯上关系的人死于非命,其中有直接参与过陵墓挖掘的13人——这是一个欧洲人最忌讳、最恐慌的数字。

一时间,“法老的诅咒”成了所有人最热衷的话题。但是这并没有阻吓卡特的好奇心,他坚持开启石棺。秋天到来的时候,古埃及年轻法老的最后安息地终于被暴露在世人的眼前。图坦卡蒙的棺椁分三层,最里面的一具居然是按照人体的形状用纯金打造成的。打开这最后的豪华棺椁,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栩栩如生的黄金面具,它覆盖在木乃伊的面部。这副金面具也成为人们议论的一个焦点,并从此成为古埃及文化的代表作。它那双历经三千余年,依然灼灼逼人的黑色眼睛,仿佛要一直看进盗墓者的灵魂深处。

法老图坦卡蒙陵墓

说卡特是盗墓者,其实一点也不冤枉他。为了想要得到紧贴在木乃伊身上的珠宝,卡特和一位名叫道格拉斯·德里的医生居然将保存得那么完好的法老木乃伊切割成了三块,而且手法粗糙,对万人敬仰的法老不恭已极。在切割过程中,德里医生也同时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木乃伊的左边脸颊上,有一个生前溃疡形成的伤口——与卡纳冯勋爵受蚊子叮咬的伤口在同一位置。这似乎成了印证法老诅咒的重要依据。

在往后的几年间,有数十位跟图坦卡蒙扯上了关系的人,先后猝然死去。其中有发掘者,还有参观者以及研究人员。一时间,关于“法老的诅咒”之说,轰动了世界。当然关于古埃及的咒语之说,在古代的典籍中比比皆是,很多埃及人也对此深信不疑。然而真相到底是什么,科学家和爱好者却一直在不断地追寻。

让人对“诅咒”之说觉得不可靠的最关键因素,就在霍华德·卡特身上。这个打开法老图坦卡蒙陵的第一人、挖掘王陵的始作俑者,在发掘图坦卡蒙法老陵后,又一直平平安安地活了二十七年。更何况在这二十七年里,卡特还再接再励,又发现并挖掘了哈特舍普苏特女王、图特摩西斯四世的陵墓。以他的工作成就,一只金丝雀就能为他换来这么长的寿命,法老王们的怒火也太容易消了吧。但是法老的诅咒能够被如此大范围的人们相信,确实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早在图坦卡蒙法老墓被发掘之前,就已经发生过一系列与古埃及遗迹相关的死亡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