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内部优惠券

秘密岛屿上的十大恐怖事件,这里代表着噩梦!

与世隔绝的岛屿为人们犯下恶行提供了绝佳的场所,这些岛屿见证了许多噩梦的发生,从海难到食人族到核试验。下面为你盘点这些秘密岛屿发生过的十大恐怖事件

蒂布龙岛 恐怖食人族传闻

蒂布龙岛是墨西哥最大的岛屿,为今天要讲的十大恐怖事件之一。这里天气炎热,土壤贫瘠,有着许多有毒的动物。蒂布龙岛也是一直被称作食人族的“赛里族人”的故乡,长久以来就有传言说这里藏有未知的宝藏和珍贵的金属。美国亚利桑那州探矿者汤姆葛林德于1903年开始了他第一次探岛之旅,前期他对岛屿外围进行一次全面勘探。1905年他回到亚利桑那州招募到了三个人来帮他,他们带了一些酿酒的材料轻装前行,预定在6月10号启程,承诺7月底就会归来,结果他们再也没有回来。

蒂布龙岛 恐怖食人族传闻

为了查明这一行人的行踪,葛林德的哥哥爱德华于九月跟随而来。当他到达勘探队曾离开过的小镇时,他从一小群猎人那里得知了一个消息:一群美国人在岛上被杀了,留下来的只有绑在舞场中心木桩上的双手而已。赛里人会把他们的俘虏绑到木桩或者浮木上,一点点地把他们割掉,一片片地吃掉,最后看着他们死去。这件事众人皆知。

曾经的向导向爱德华说:那些手是其他一些不幸之人的手,他们查看过那些手,向导说那肯定不是他们的手。爱德华追寻着弟弟的踪迹,他们一小行人发现了那些手的残骸,基于系在手上相机的首字母断定了他们是其他一些美国挖矿者。之后爱德华一行人发现了他弟弟的踪迹:一头死驴,一把步枪甚至还有汤姆的书,但是没有发现尸体。在两年之后,人们发现了汤姆葛林德的残骸,只留下一堆白骨,从白骨边的手写书信确定了他的身份。

半个世纪之后,为了进一步了解这些所谓凶残的人,一些人就被派到这岛上进行友好交流。参观者们发现了一个友好的有礼貌的部落,他们热心地和参观者分享他们自以为不吓人的生活方式。当问及他们吃人的谣言是否属实时,他们的回应是:“呵呵,我们喜欢人肉的味道,吃人比大多数游戏都要好玩得多了。”他们继而又澄清说墨西哥政府已经限制了这种同类相食的行为,恐吓说如果岛上又有旅客神秘消失的话就要杀死他们。

小鹿岛 韩国麻风病人的隔离区

小鹿岛美丽的海岸隐藏了它黑暗的过去,尽管如此,美丽并不能真正隐藏住血泪。小鹿岛是一个长达100多年的麻风病人殖民地,最早由日本人管理。当控制权移交回韩国后情况也没有丝毫的好转。那些流放的人很少是麻风病人,更多的是扣押的囚犯。他们被迫长期从事艰苦繁重的体力劳动,如果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便会遭到毒打。一些人没有受到治疗因为医生们想要研究疾病的自然发展情况。一些人被消毒,一些被允许结婚生小孩的人们被逼放弃他们的小孩,在小孩达到入学年纪前便被送去大陆,一些未经批准怀孕的人也被逼堕胎。

小鹿岛 韩国麻风病人的隔离区

如今一座连接大陆和小岛的桥已经建成,但是居住在小鹿岛的人们身上还留有烙印。尽管他们的病已经治好了,但是很多人因为疾病的影响和多年疏于照顾而毁了容。在大桥建造期间以及2007年大桥开通的时候,原先那些被流放到岛上的年轻男人和女人都已经八十多岁了。俘获他们的医生对待他们有多恶毒,他们在看那些大陆人脸时的憎恨和厌恶就有多深。

纳粹诺岛 苏联的恐怖殖民地

纳粹诺岛在莫斯科东北部2400公里处,是一座荒芜的不适宜居住的沙岛。1933年苏联政府将6200名“无用之人”流放到岛上。总共有5万人参与到这个“再安置计划”中,他们大多数是罪犯,以及一些没有合法苏联公民文件的人和失业者。

纳粹诺岛 苏联的恐怖殖民地

他们没有器皿,没有工具,没有供应品。他们仅有的口粮就是海岸边人们倒掉的生面团。为了冲过去抢面团,踩踏事件经常发生。唯一的水源就是受污染的河水,喝了水的人会患上痢疾。那些试图从岛上逃跑的人,无论是男人,女人或者小孩,全都被警卫射杀而死。在岛上存活下来的少数人还记得那时横尸遍野,人肉被割下来保存着再吃的惨景。

原本Nazino这个词的意思是去另外一个殖民地路上的短暂停留。但流放持续了一个月,长达10天的食人行为已经把这个岛屿变成了人间炼狱。一个幸存者回忆他看见一个年轻的姑娘被绑在树上,饥饿的囚犯们把她切成一片一片。斯大林曾批准了这个计划,这也是清洗苏联街头异己分子3年指导方针的高潮。此事同为人类犯下的十大恐怖事件之一。

埃内韦塔克环礁 核容器

埃内韦塔克环礁是太平洋热带岛屿中一个的环岛。在二战之前埃内韦塔克环礁有许多岛屿,但是随着土着人的迁移,美国政府就把这些天堂岛变成了核试验基地,现在岛屿已经变少了。

埃内韦塔克环礁 核容器

1946年在比基尼环礁进行过第一次核试验之后,埃内韦塔克环礁上的人们被重新安置在乌杰明环礁上。1948年砂岩行动开始实施,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总共有43枚核武器在环岛上被引爆。其中一枚代号为艾薇麦克的核炸弹比投放在日本广岛上的那枚要大足足500倍。这枚炸弹完全摧毁了埃内韦塔克环礁,除了一个一公里的弹坑什么也没有留下。同时这次爆炸产生了两种新的钚同位素,两种新的重元素也被发现。爆炸释放的原子尘高度污染了岛屿和附近水域,使得埃内韦塔克环礁完全不能居住。

20世纪70年代初期居民们被重新安置回岛上,但是直到1979年人们才开始排除污染。其中包括挖掉受污染的泥土,在泥土中混入混凝土,倒入爆炸遗留下来的其中一个火山口中,最后在8米(25英尺)深的放射性烂泥上面覆盖上一层混凝土圆顶。2008年,混凝土圆顶被发现有多处裂痕。

索洛维茨基群岛 古拉格的恐怖集中营

从15世纪一直到16世纪,在索洛维茨基群岛上的修道院和定居点上生活许多修道士。他们记录下他们的日常生活,制造食盐,劈砍柴火。但这些修道士是否是这个岛上最早的或者是唯一的定居者,这点不得而知。尽管他们的文章引导人们去相信这一点,但是其他人声称这只不过是修道士们为了建立对该岛的所有权使用的手段罢了。

索洛维茨基群岛 古拉格的恐怖集中营

渐渐地,这个岛被转变为一个监狱的殖民地,之后就成为了苏维埃政府的古拉格集中营。第一批被流放到此岛的人是因为他们犯了罪,比如说叛国罪,亵渎神灵,偷窃和流氓。囚犯们被关押在修道士们曾经居住过的房子里,而仍旧居住在岛上的修道士突然摇身一变成为肩负看管任务的监狱长。400多名囚犯被伊凡四世流放到这个岛上,到1798年更多针对监狱所用的设施被建造起来。

再后来监狱变成了关押俄国内战期间“社会坏分子”的集中营。1923年它成为了着名的特别劳改营。同年开始了大规模的军事处决,仅在1937年一年里就有2000多人被杀。囚犯们这样描述当时恐怖的场面:狱警用海钩子从集中营里拖出僵硬的死尸去外面处理掉,而囚犯们却打闹着要把他们留下来当作食物。监狱环境难以忍受,狱警都是虐待狂,囚犯们的工作十分卑微,没有意义而且艰苦繁重。与纳粹诺岛一样,这些恐怖事件多数都是人性造成的。

布朗岛 南北战争的悲剧

早期军需用品实验室是非常危险的地方,而布朗岛悲剧就是因岛上军需用品实验室发生了危险的事情。1863年,在新开垦的布朗的岛上,一连串的木制房子被建造起来,充当联邦军需用品实验室,因为如果安置在人口分布密集的维多利亚大陆的话就太危险了。

布朗岛 南北战争的悲剧

1863年3月13号,一个名叫玛丽赖安的爱尔兰移民少女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拿着摩擦火帽对着桌子敲击着木板,试图将一些火帽敲松。没想到却发生了爆炸,这场爆炸震动了岛上的军工厂,也席卷了大多是女人和小孩居住的房子。爆炸摧毁了大多数的楼房,在楼房里居住着80名到100名的年轻女性。最后44个人死于这场爆炸,但是他们并没有很快死去,更多的人失明而且身体严重烧伤。玛丽赖安她本人弥留了几天,坦言要对这次灾难负责,最后于同年3月16日因伤势过重而去世。

这次悲剧的根本原因是当时女孩们为了抢救材料,在拆卸有问题子弹时所产生的火药灰导致20万个滑膛枪帽,3000个摩擦火帽,11磅的火药爆炸的综合结果。3月底军工厂开始恢复生产,工人们排着长队去填补新的职位空缺。

圣塞弗罗岛 疯人院

圣塞弗罗岛坐落于意大利的海岸上。如今它的主要作用就是为博物馆提供场地,向人们展示它那令人不安的过去。博物馆过去曾是18世纪成立的医院,也是最早被指定为治疗受伤军人的军事医院。但是在19世纪早期,它被改作为精神病院。

圣塞弗罗岛 疯人院

有趣的是这家疗养院是一家宗教设施,它在以医学而闻名的“圣约翰”古老修道会的管理之下。他们治疗精神病患者的其中一种主要方法就是绝对的孤立和压抑,岛上的环境对此来说就非常完美了。修道会教给他们所谓的“精神治疗”,其中包括了一些用现今的标准来看是非常残忍的治疗手段。

博物馆的特色之一就是向人们展示他们在病人身上使用的约束工具,比如说铁链,直线夹克和手铐。医生还会使用电击疗法,与此同时还伴随其他治疗,比如说医生和病人之间畅所欲言等等。也许相对当时其他疯人院彻头彻尾的恐怖治疗而言,暴力镇压和像心理咨询和按摩的现代疗法相结合的奇异共存才是更让人感到心神不安的。

格林亚德岛 炭疽热试验

1942年,英国政府决定轴心国不应该拥有所有的致命武器并开始了炭疽热试验。他们需要一个地方来进行试验,所以他们向北行进,到达了一个距离苏格兰海岸只有几百米之遥的小岛。

19世纪晚期,在格林亚德岛上有一个美丽的小乡村,只有少数人居住在那里。但到20世纪30年代,大部分的人都迁走了,使这个小岛就成为测试炭疽热分布和影响的绝佳地点。他们当时把大概60只左右的小羊群赶到岛上,再往岛上投放一颗炭疽热细菌炸弹。毫无疑问,那些羊都死了。

格林亚德岛 炭疽热试验

英国政府于1942年和1943年又往岛上投放了一些炭疽热细菌炸弹。那个时候没有人提出抗议,毕竟这只是抗战的一部分而已。1945年,格林亚德岛的主人想要把岛要回去,但是供应部认为它已经不再适宜人类或者动物居住了。然后他们向岛的主人或他的受益人规定了一个条款,条款里写明了净化所需要的时间,一旦净化完毕,就可以花500英镑从政府手中买回去。

随后的问题来了,当被炭疽热细菌感染的尸体冲到苏格兰大陆时,别的动物也受到了炭疽热细菌的感染,越来越多的问题出现了。英国政府也没有告诉英国市民他们在苏格兰的所作所为。为了杀死所有的细菌,英国政府又不合理地喷洒水和甲醛的混合物对该岛进行净化。可悲的是在宣布该岛已经脱离危险,适于居住以后,又有人提议把它当作核能废料场。

北兄弟岛 斯洛克姆将军号海难

北兄弟岛见证了纽约一个最惨烈的人间悲剧。1904年6月15日,圣马克的路德福音派教会正在一个叫做伊顿的脖子的岛上进行他们一年一度的郊游活动。1000多名集会成员登上了斯洛克姆将军号蒸汽船,踏上了他们从下东区到野餐场地的旅程。他们大多数都是妇女和儿童,所有人都穿着礼拜服。

北兄弟岛 斯洛克姆将军号海难

离开港湾半个小时后,行进在东河上的斯洛克姆将军号被大火吞没。被大火包围的船长艰难地做出决定,认为将船搁浅在北兄弟岛是最好的办法,因为那段河流两旁是堆木场和天然气工厂。那天早上共有1358名旅客登船,其中有1021名丧命。这次灾难在美国的灾难史上,其死亡人数仅次于世贸中心恐怖袭击中的死难人数。

残骸上的死尸被冲到了北兄弟岛的岸边,搁浅在了码头和海岸线上。那是极度悲情的一幕,家人们在成百上千烧焦和浸泡过的尸体里游荡,寻找自己的家人。之后人们发现船上的许多安全措施和安全设备都被忽视了,船长得到了应有的审判并被定罪。因为船上的消防水带都腐烂了,救生艇当场才接线,甚至连救生衣都已经破到不能用的地步,所以人们在跳下船之后都可怜地淹死在河中。

斯拉夫士垃圾岛

马尔代夫到处都是白色海滩,澄澈海水,是地球上的热带天堂。至少这是这个岛国描绘给游客的形象,但这些游客游览是需要大自然付出代价的。

斯拉夫士垃圾岛

斯拉夫士岛是被当作垃圾堆的人工岛,起初它是按照这样的美好意愿进行下去的,但是随着每周一万多旅客涌入这个度假胜地——那垃圾就多的装不下了。垃圾岛也是大约一百五十人的家,他们的工作就是筛选垃圾,找出什么是可以回收的,什么可以烧掉,什么可以出口到别的国家。

但是每天有330多吨的垃圾倾倒在岛上,已经让工人们在处理垃圾时越来越不辨别其种类了。大部分都被烧毁了,其中包括了电子设备,电池和塑料。而他们在被烧毁后变成烟的副产物,散播在空气和水中。虽说列入十大恐怖事件有点牵强,但环境正在恶化,或许用不了多久,人类就无法在这里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