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内部优惠券

吸血鬼是否真的存在?

吸血鬼传说

在西方故事中吸血鬼的祖先是该隐。亚当与妻子夏娃,生下该隐(Cain)和亚伯。亚伯是个牧人,该隐则是个耕田人。到了向上帝供奉的日子,该隐贡献土地产品;亚伯则献出一些精选的乳羊。上帝看中了亚伯的供品,没看中该隐的贡品。该隐很生气。就邀弟弟亚伯到野外去。当他们到了那里,该隐就把亚伯杀死。后来,上帝知道了这个事情,很是愤怒。上帝惩罚他终生流浪,只能以吸血为生,虽然永远不会死,但他必将受到所有世人的追杀。该隐的后代就形成了现在的吸血鬼家族。

该隐吸血为生

该隐以吸血为生

吸血鬼特征

吸血鬼家族向来以血族自称,它是一个古老而神秘的种族。理论上来讲,可以理解成为某种程度上的死尸。他们没有心跳和脉搏,也没有呼吸,没有体温,而且永生不老。同时,吸血鬼也有自己的思想,会思考,会交谈,也会四处走动,甚至还会受伤和死亡。吸血鬼的力量远大于常人,攻击力也十分可怕,他们通常拥有人类两倍的能力,而且拥有常人无法获得的超能力。身体也具有惊人的再生能力,实际上,为了维持生存及异能状态,吸血鬼必须吸食鲜血,并可以完全继承被吸人的全部能力。所以一旦吸了强者,吸血鬼就会变得越快越强。

吸血鬼能力

吸血鬼具有强大的能力

从吸食的途径上来分,一些吸血鬼会豢养牲畜,这些牲畜并非牛,羊之类的动物,而是一些因为某种原因自愿贡献鲜血的人类;另一些吸血鬼会利用特殊场合诱惑人类达到目的。还有一些吸血鬼通常采取攻击的方式强行吸食血液。

吸血鬼诱惑

血族吸食血液才能生存

如何成为吸血鬼

初拥

很多人认为,只要被吸血鬼吸食了鲜血之后,被吸食的人就会变成吸血鬼,这种看法并不正确。被吸血鬼吸食过的人可能死亡,并不会变成吸血鬼。如果一个吸血鬼打算令一名人类变成吸血鬼,必须将自己的血液给予对方。被吸食者接受吸食者的血液,两种血液融合才有可能变成吸血鬼,这个过程被成为”初拥”。在初拥之后,被吸食者既变成吸食者的后裔,按照密党的戒律,吸血鬼不能随意发展自己的后裔,而且一名吸血鬼必须为自己后裔的行为负责。

初拥

吸血鬼初拥

吸血鬼敌人

每个种族都有其对立的种族和天敌,即使是无比强大的吸血鬼也不例外。人类和狼人是血族最重要的2个对立种族。因为这2个种族在活动时间上都与血族存在极大冲突:吸血鬼喜欢黑暗,爱在黑夜活动。而晚上睡觉不活动的人类处于吸血鬼的食物状态。狼人在月圆时间过于兴奋,导致活动频繁,在焦躁情况下,残暴、凶暴地攻击其他活动生物,从而与吸血鬼发生冲突。 “吸血鬼猎人”就是专门猎杀吸血鬼的特殊职业,也称”血猎”。他们多半是为了维护人类种族长存,对抗吸血鬼而存在的人类;也有少数是厌倦血族生活而投奔血猎的吸血鬼。

狼人

吸血鬼天敌狼人

各地吸血鬼迷信风俗

罗马尼亚

在欧洲,罗马尼亚一直是吸血鬼迷信最复杂的地方。而特兰西瓦尼亚作为小说《德库拉》中主人公德库拉的居住地,更是当之无愧的“吸血鬼之乡”。

古时,罗马尼亚深山中的农民相信,猫这种白天黑夜都能活动的动物,从死人身上经过时,死人会变成吸血鬼。而狗是与地狱有关的动物,从死人身边过,死人同样会变成吸血鬼。公鸡与太阳有关,能报晓。它的啼鸣可以赶走吸血鬼,它死后吸血鬼可以为所欲为。所以用公鸡祭献死者,死者同样会变成吸血鬼。所以人死后装进棺材埋葬要十分小心。罗马尼亚人用钉子钉进死者额头 ,用针刺进尸体,或者在尸体嘴里放蒜,以此来防止死人变成吸血鬼。

斩除吸血鬼的仪式叫做“大修”(Grand Reparation),要在拂晓进行。主持仪式的人用木桩刺进吸血鬼的心脏,用掘墓铲砍掉脑袋,把尸体烧成灰,随风飞扬或者埋在两条路的交叉口上。为了把受害者从吸血鬼手中救出来,罗马尼亚人创作了一些“驱魔咒”,然后在煎药时吟咏三遍。念了一段后要用牡丹的纤维与黑母鸡在星期六黄昏时下的蛋一同喝下去,然后再念一段咒语。

波兰

Upior(也称为Upier(男性)、Upierzcya(女性)),这种生物及其名称源于东欧的斯拉夫国家,主要是波兰。这种生物大半夜都在睡觉。只在正午和半夜间起身,因其无止尽的饥渴而闻名于不死生物中,这些吸血鬼对血有着惊人的爱好,不管吸入多少,它们永远不会感到满足,甚至喜欢躺在血泊中睡去。

波兰人会在那些死者的身上小心地放置一些珠宝用于辟邪,使尸体不至于变为可怕的东西。他们将死者面部朝下,并在腋窝、胸部,鄂下放置柳木十字架;用大量的泥土将尸体深深地埋于地底。为了得到进一步的保护,死者的亲属会食用血面包,一种用吸血鬼血和面粉以某种形式形式混合制成的烤面包。这被认为能使他们对吸血鬼的任何攻击产生免疫。同时木柱和斩首的方法在当时也相当流行。

意大利

罗马帝国的存在地以及后来的基督教中心,一个与不死生物发源地相对的地方。基督教以及之后的天主教教会在梵蒂冈建立了僧侣统治制度,使得西方吸血鬼地域中的嗜血者们性情大变,开始害怕十字架、圣水、宗教及圣徒。尽管意大利有很多风俗与死亡、死者、鬼或灵魂的回归有关,但却没有没有本土吸血鬼种群,例如Abbuzzi(或Abruzzo)。在意大利中部地区,有一些相当有趣的说法,认为每年11月1日是死者回家的日子。这种迷信与流传下来的古代罗马宗教元素有一定的关系。

斯拉夫吸血鬼

包括俄罗斯,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和波兰在内的斯拉夫民族,他们有着世界上最丰富的吸血鬼神话,传奇。在公元九世纪,十世纪时,正教和罗马教廷为权力而在此发生冲突,结果于1054年分裂。这在吸血鬼传奇的发展上造成了一个很大的差异——罗马教廷认为肉体不朽者是圣人;而正教认为那是:吸血鬼。

斯拉夫吸血鬼的神话在九世纪异教与基督教的冲突中得到发展。基督教得胜了,但是吸血鬼与其他许多异教的信仰的传说还在继续。塞尔维亚人为了保证住宅不受吸血鬼攻击,通常用柏油在门窗上画上十字架。在俄罗斯,人们把罂粟的种子或蔷薇的刺洒在通向墓地的道路上。俄罗斯人还用山杨木桩刺穿吸血鬼的心脏,其他国家多用山楂木。

吸血鬼传说人物

德拉库拉 弗拉德三世:吸血鬼之祖

德拉库拉 弗拉德三世

德拉库拉 弗拉德三世

历史上的德拉库拉实有其人,他曾数度统治罗马尼亚南部地区。当时罗马尼亚人时常受到土耳其人和匈牙利人的威胁,在对付土耳其人时,德拉库拉以毫不畏惧和作战英勇而著名,但同时他也以种种丧心病狂的暴行而臭名昭著。即使在他周围那些杀人不眨眼的武士,也为德拉库拉的凶残而目瞪口呆。他们都胆战心惊地称他为“穿心刽子手”,因为他喜欢用又尖又长的长棍把人活生生地串起来。德拉库拉掌握政权多年,手下经常有大批的俘虏。他喜欢随意地挑选50 名左右的一批人,砍下他们的四肢,然后用一根长长的尖棍把这些人穿起来。他会非常兴奋地丶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叫喊,直至死去。据说在一次疯狂活动中,他竟然以这种方式杀害了3 万人。当时,皇宫里不断运出大批尸体以及成堆的断头残肢,外面几乎每个十字路口都有被刺死的人。就在此时,罗马尼亚人因拒绝向土耳其进贡,土耳其苏丹穆罕默德二世指挥军队来此兴师问罪。两军交战,德拉库拉被杀。战胜的土耳其士兵砍下了他的头颅,带回君士坦丁堡。但据说从此以后,君士坦丁堡便经常受到一个“吸血鬼”的侵扰:市民们惊恐地发现,不时有人神秘地失踪,而当他们的尸首被找到时在他们的脖子上总会发现一个圆圆的小洞,而死者的血液亦被吸干。同时,被士兵们带回来的德拉库拉的头颅竟然不翼而飞!不少市民均宣称,他们遇到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面带谜一样的微笑出没在暗夜中的君士坦丁堡的街巷间。根据他们的描述所绘出的该男子头像令土耳其宫庭大惊失色:这简直就是罗马尼亚暴君德拉库拉再生!德拉库拉到底死了没有?他就是那个“吸血鬼”吗?这个谜团一直在欧洲各国间流传了数百年!

伊丽莎白 巴托里伯爵夫人

伊丽莎白 巴托里伯爵夫人

伊丽莎白 巴托里伯爵夫人

历史上吸人血的现象的确存在,例如匈牙利的特兰施伏尼亚伯爵夫人伊丽莎白。伊丽莎白于1575 年16 岁时结婚。她的丈夫曾以作战英勇而号称“匈牙利的黑英雄”。因丈夫常年征战,不甘寂寞的伊丽莎白和一个因面色苍白而被别人称为“吸血鬼”的贵族青年私奔。1600 年,“黑英雄”不明不白地死去。伊丽莎白把婆婆赶出家门,把孩子远送他方,以便自己为所欲为。她喜欢割破女仆的血管,把鲜血注入一个大桶里,然后以血沐浴。她的男女亲信四处搜索,以招收女仆为借口,疯狂地在乡村寻找未婚少女,把她们诱骗到城堡杀害后抽血给伊丽莎白。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行径竟一直持续了10 年之久。越往后,伊丽莎白越发地肆无忌惮。她还把抽干了血的尸体扔到荒郊野外喂狼。一个凄惨的寒夜,狼群似乎因为怕冷来晚了,早起的居民偶然发现了还没有被狼吃掉的4具尸体。伊丽莎白罪行由此败露。人们在愤怒与恐惧之余,不禁心生疑问:这个女人为何如此爱用人血沐浴?是那个“吸血鬼”青年的影响与作用吗?

吉尔斯·德·莱斯男爵

吉尔斯·德·莱斯男爵

吉尔斯·德·莱斯男爵

吉尔斯·德·莱斯男爵是15世纪法国贵族,他疯狂地迷恋炼金术,希望在血里发现点金石。为此,他不惜折磨、囚禁300多名儿童。据说,被他抓走的孩子活不过一个晚上,他有时会将孩子们斩首,有时则会割断他们的喉咙,看着流出的鲜血而发笑。还有人看到吉尔斯·德·莱斯男爵在孩子们死后,亲吻他们的额头,切开他们的内脏。在1440年吉尔斯·德·莱斯的罪行败露,他和他的贴心仆人们送上了绞架。

历史吸血鬼事件

传说历史上人类对于吸血鬼种族的首次认识始于1484年。当时整个欧洲处于吸血鬼的战争之下。吸血鬼族群在夜间出动,大范围与人类初拥。很多一部分人无法接受初拥而导致神经紊乱。因为接受初拥的人类症状与瘟疫相仿,所以当时的人类社会认为这又是一次大范围的瘟疫。许多人类在未完全死亡的时候,或者在初拥的作用未回复之前就被他们的同类埋入地下的墓穴,几天以后,由于某种原因,人们打开坟墓,发现这些尸体已经变了姿势,还沾有血迹,那是人类初次接触到的吸血鬼。从此,吸血鬼的传说就在东普鲁士,西里西亚,波希米亚等地流传。

罗马尼亚低地的小山村频现吸血鬼

据澳洲新闻网报道,罗马尼亚低地的小山村摩罗提纽频现吸血鬼。每当黄昏降临的时候,这里就开始起风,村民们也就闭门不出,因为说不定哪股风就是从墓地出来的吸血鬼走过带起的。

摩罗提纽报纸

摩罗提纽的吸血鬼报纸

摩罗提纽村埋葬了一个名叫托马的76岁老者,传说便开始成为传奇。葬礼举行后的第二天,托马的侄子全家都得上了莫名其妙的病,呕吐、精神不振、整日里昏昏欲睡。过了几天,有人在日出之前看到托马从他侄子的院落中离去,一群乌鸦在房屋的上空飞过。

为振救活人的生命,必须掘坟毁尸,在“吸血鬼”托马的姐夫的带领下,四个壮汉喝了自制的烈酒,拿着锤子、凿子来到托马的墓地。当他们挖开坟墓,掀起棺盖时,发现托马的尸首不是安葬时的样子,本来安葬时亲人把他的双手交叉在胸前,而此时已在身体两侧,头部也不是脸面朝上的了,而是侧向一边,最为可怕的是,他的嘴唇上有干血块。于是人们用木刀切开了托马的胸膛,取出了他的心脏,里面充满了鲜血,而托马遗体的肌肉也从此明显松驰了,在场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叹息声。

“吸血鬼”托马的心脏最后被烧成了灰烬,化入一瓶村中的井水里,成为驱鬼的良药,托马侄子一家人喝了后都恢复了元气。但是托马的女儿就是不能接受亡父会变成吸血鬼的事情,并迁怒于亲戚们打扰亡灵、掘坟毁尸不讲情面的行为,而去报了警。侦察人员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在过去的几年中, 摩罗提纽村已经出现了20个“吸血鬼”杀手,科学、医学乃至法律似乎在这件事上行不通。这个地区的警局甚至设立了负责此类案件的专案组,专案组组长却是这样说的:“我只能说这个村子是特别的。我现在的结论是,这里的人们都确信有吸血鬼存在,我没法否定这些。”

威尼斯附近岛上发现吸血鬼遗骸

意大利法医人类学家在威尼斯附近的一个岛上发现一具特殊的遗骸。死者的嘴里塞着一块砖头。经鉴定,这具遗骨是一个在15世纪被处死的“吸血鬼”。发现的地点是1468年黑死病大流行时的一个“乱葬岗子”,埋葬有1500名死者。

死者的嘴里塞着一块砖头

死者的嘴里塞着一块砖头

弗罗伦萨大学的波里尼(Matteo Borrini)博士认为,这具遗骨的主人是一个黑死病患者:“黑死病的死难者的嘴里经常会滴出鲜血,这可能就是让人们联想到‘吸血鬼’的原因。”当时人们认为“吸血鬼”会在地下吸其他尸体的血从而复活到地面害人,所以会在“它”的嘴里使劲塞上一块大砖头,不但要塞住“它”的嘴,而且还要挤碎“它”的牙齿,这样“它”就没法吸血了。

被埋葬后又化成吸血鬼的老头

在18世纪20年代,塞尔维亚发生了两起著名的“吸血鬼事件”。在第一起事件中,62岁的普罗高约维奇(Peter Plogojowitz)在被埋葬后又回到家里,向他的儿子要吃的,儿子不给他吃。第二天,人们发现普老头的尸体暴露在外,后来有邻居失血而死,人们认为是化成吸血鬼的普老头在作怪;

普罗高约维奇

在第二起事件中,据称曾经被吸血鬼咬过的老兵鲍勒(Paole)在割草的时候死亡,随后邻剧纷纷死去。从此“猎杀吸血鬼”的狂热蔓延开来。一些人活着被当作吸血鬼处死,同时“吸血鬼猎手”挖开大量的坟墓,破坏被认为是“吸血鬼”的尸体。在俄罗斯和德国北部,人们会刺穿可能成为吸血鬼的尸体的心脏,认为这是对付“膨胀型吸血鬼”的最好办法;而在西塞尔维亚,人们会把尸体的头砍下来,放在两腿中间,屁股下面或者另外找地方埋葬,这样它的“灵魂”和“身体”就不能再次合一了。在罗马尼亚,人们会在被认为是“吸血鬼”的尸体嘴里塞上大蒜。

死后被怀疑为吸血鬼

在美国。尼克·贝蓝东尼博士是康乃狄克州考古员,1990年,他发现1800年代末的荒废墓地,其中有一个墓葬特别奇怪。死者死亡约5到10年后,有人挖过坟墓,他们将股骨交叉放置胸前,打开胸腔,并斩下头颅。贝尔说:“目前我在新英格兰找到约20例,所以我想自己找到的只是冰山之一角。新英格兰最后一件呈报案例出现于1892年。当年1月,少女梅西·布朗去世,她是家族中第三个死亡的成员。数周后,梅西的弟弟埃德温染上同样疾病并濒死,担心传染病的恐慌村民四处寻找原因,然后想到古老的民间迷信,疾病是死去的家族成员梅西·布朗所引发。

梅西·布朗

在邻居的施压下,梅西的父亲同意挖出尸体。当天报纸报道村民开棺时,梅西·布朗的尸体看来仍很红润,村民便确定她其实没死。于是他们挖出她的心脏在附近岩石上烧成灰。根据当时的《神圣日报》报道,他们喂埃德温喝下符水,不幸地是这仪式无法救回可怜的埃德温,他于两个月后死亡。”人死后为什么看起来仍像活着?鉴识人类学者专家给出科学的解释

民俗学者麦克·贝尔说,他听说了许多关于开棺验尸的故事。宣称死者未死的目击者总是尽全力描述自己所见。肿胀的尸体彷佛仍不断进食。尸体上的肉还完整,脸颊红润,头发和指甲仍在生长。尸体甚至可能发出声音和移动。这完全出乎人们意料之外。按他们的说法,你可能因此相信这个人没死,这个人还活着。

目击者的说法究竟有多正确?鉴识人类学者比尔·罗卓盖博士拥有20年经验,他是提供这方面解释的最佳人选。比尔·罗卓盖博士说:“因为早期缺乏医学知识,他们常会把很正常的死后尸体分解变化说成吸血鬼传说。先从身体肿胀和嘴里与嘴边的血迹开始,肿胀只是尸体分解引起气体在体内累积所造成。当器官开始液化,压力会导致血水从口鼻流出。

持续生长的毛发和指甲是真的吗?现今有些人仍相信或以为,人死后毛发和指甲还会生长,其实不然。指甲的状况是这样,尸体的表皮开始干缩,我们指甲下的皮就会缩短,使得指甲看起来会变长。胡须的状况也一样,男性看起来会很像留了3天的胡子,其实只是毛囊的表皮组织缩短,毛发看来就会挺直许多。”

“但科学迷信大对抗的最佳例子该算是对呻吟的解释。”比尔说:“开棺时经常会听到呻吟或喉音,那是因为胸腔和腹腔的气体从气管被挤压上来。从口中挤出时便会制造声音,以木桩刺入胸腔时又会如何?听来像是尖叫,如同吸血鬼死前的最后挣扎。若我完全不懂分解过程,我一定会很害怕。所以这些事都有科学解释,而除非开棺现场有鉴识科学家,否则家属一定会对所见感到害怕。”

喝人血的心理变态者

英国广播公司曾报道过,一名17岁的英国人马修·哈德曼,用刀杀死了他的邻居,喝下受害者的血,以求不朽。而德国一对夫妇曾杀死一名男子,喝了他的血。这对夫妇一个把门牙磨尖,以便能刺破血管,一个在牙齿上装了定制的牙冠,上面有又尖又长的犬牙。对此,俄罗斯《真理报》援引俄医学专家谢尔盖·瓦西里耶夫的话说:“这些报道中的人并不是什么“吸血鬼”。这些人是严重的心理变态者,通常称为‘魔鬼化人格’。喝人血是他们完成某种仪式的过程。他们是一些严重的病人,过去和现在都存在在现代,还有人相信吸血鬼真实存在,在西方还有不少“吸血鬼猎手”社团,不过这些社团多数都只是为了社交目的存在。

吸血鬼倒底存不存在

吸血鬼

惊艳的吸血鬼

数学方法证明 吸血鬼的数量

2006年,美国物理学教授埃弗提米奥(Costas Efthimiou)运用数学的方法证明,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吸血鬼存在。民间传说认为,吸血鬼以吸食人血为生,而被其吸食过的人也会变为吸血鬼并开始吸食其他人的血液。不过,从数学的角度来分析,这种类似“病毒传播”的方式会让“吸血鬼”的数量以几何级数快速增长。埃弗提米奥证明吸血鬼不可能存在的分析过程如下:据他计算,在公元1600年1月1日,地球上的居民总数约为5。37亿人。假设世界上第一个吸血鬼出现在这一天,并且每个月平均吸食一个人的血,那么到1600年2月1日,世界上的吸血鬼数量将会增加到2名。随着时间的推移,吸血鬼的数量会逐渐增加。这样一来,只需约两年半的时间,地球上所有人都会变成吸血鬼。如果考虑到正常的死亡率,那么人类消失的速度还会更快。即使人类繁衍的速度出奇的高,也不可能阻碍自身灭亡的发生。所以埃弗提米奥说:“如果世间真的有吸血鬼存在,那么就算人类的数量每个月都翻一番,也不可能避免最终灭亡的命运。”

营养学 吸血鬼吸血实在太费劲

从营养学的角度看,过吸血鬼的生活靠谱吗?美国普度大学食品工程博士、科普作家云无心表示,人类血液中有大约45%是红细胞,估计人体红细胞的营养价值可能跟动物身上的其他组织差不多。血液中剩下的约55%是血浆。血浆中有大约8%的蛋白质,还包含矿物质、葡萄糖、脂肪酸等等少量成分,其他92%则是水。与其他常规的食物相比,血中的铁含量教高。就食品和营养的常识而言,没有任何一种单一的食物能够提供人体需要的所有营养,也就是说,只喝血的话,肯定会缺乏某些营养成分。

那么,“吸血鬼”一天要吸多少血才能维持生命呢?先看看蛋白质。1升血浆中含有900—910克水,65—85克蛋白质和20克的低分子物质,低分子物质中有多种电解质和有机化合物。血液本身是一种高营养的物质,造血所需的主要原料有蛋白质、碳水化合物、铁、铜、叶酸、维生素C、维生素B12以及多种微量元素和激素等物质。我国营养学会的推荐,我国成年居民每日蛋白质推荐摄入量(RNI)分别为男、女轻体力劳动者75g、65g,中等体力劳动者80g、70g,重体力劳动者90g、80g。成人大约有5公升血液,所以,一个人的全部血液能供应约5个工作日所需蛋白质。

再看热量。没有人研究过消化人血能产生多少热量,但有科学家研究过猪血的热量值:每100克猪血含55千卡热量。按照中国营养学会推荐的每日膳食中应供给的能量,成年男性极轻劳动每天应摄入2400千卡热量。所以,一个男“吸血鬼”一天至少要喝4公升猪血才能维持最基本的热量需求。所以,吸血鬼要维持生命的话,一天就要杀死一个人,这个成本太高。值得注意的是,血液中蛋白质含量较高,但是碳水化合物含量很低,因此热量较低,除非能保证大量血液供应,否则吸血鬼不可能以吸血为生。

吸血鬼可能是一种的病症

《真理报》报道说,英国医生李·艾里斯是第一位试图以科学观点解释“吸血鬼”传说的人。他提出的理论把“吸血鬼”与卟啉症联系在一起。瓦西里耶夫说:“卟啉症晚期患者的面部会出现变形,手足末端也会发生变形,这让他们看起来十分吓人。他们的肤色变暗,随着牙龈的销蚀,牙齿显得很长。他们的门牙会出现血红色,似乎上面沾着血。此外,卟啉症患者还怕见光,光线会引发慢性炎症和烧灼感。因此,他们只在晚上出门。很多患者心理上也会出现问题。”

一些科学家认为,严重的卟啉症,可能会促使患者去吸食他人的血,以临时缓解自己的痛苦。对于现代大多数卟啉症患者,输血和注射血红素能够有效缓解症状,这是目前的主流治疗方法。但从理论上说,血红素非常顽强,通过消化道依然可以被小肠吸收,在古代缺乏输血等医学手段的条件下,卟啉症患者如何来使自己感到舒服些呢?也许就是通过吸食或饮用鲜血。幸运的是,迄今为止,全世界被诊断出患有卟啉症的患者人数极少,有记录的病例只有大约100例。 《真理报》报道说,德国前总理科尔的妻子海尼洛拉·科尔据传就患有这种不治之症。太阳光造成的灼痛让她难以忍受,大部分时间只能呆在家中。最终,她于2001年7月5日在家中自杀身亡。

还有些医生指出,在狂犬病与假想的“吸血鬼”现象之间,存在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比如,一些尸体体内有液体,口中有泡沫和血,如果不说它是“吸血鬼”现象,而将其看成是狂犬病的病症,那将更容易被人们理解。但在18世纪,贫穷落后的巴尔干地区狂犬病发病率极高。在经过2周到2个月的潜伏期后,病症集中表现为焦躁不安、混混沌沌地东游西逛、过分敏感、恐惧、失眠和痉挛,从而导致瘫痪,最后因昏迷和窒息导致死亡。而在休克、衰竭和窒息而死的情况下,血液在尸体中会存留较长的时间,这种情况就可能使人陷入误区,即用狂犬病急性发作阶段的病症来描述“吸血鬼的特征”。

还有一种是罕见的造红血球性原紫质过多症。这是一种色素病,病人身体产生过量原紫质(一种制造红血球所必需的物质),显得面色发红,终日不能见阳光,只能待在黑暗的角落。假如稍微见阳光,皮肤就会产生水肿丶奇痒难忍丶起红斑,甚至破裂流血等现象。患者不得不昼伏夜出。这种反常的行为方式和极端怪异的生活,在那样蒙昧无知的年代里很容易令人猜忌丶嫌弃丶厌恶又害怕,惟恐躲之不及,至于患者是否曾以人血为食,医学专家也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只有留待进一步的史实考证了。

吸血鬼可能是虚幻的

吸血鬼化身

吸血鬼反映了人类内心的恐惧

马希尼著有论文《盎格鲁-撒克逊文学中的吸血鬼》。他认为,“吸血鬼”是在19世纪末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文学中复兴的。英国人一方面有迷恋超自然现象和死亡场面的传统,另一方面也把虚幻的鬼怪故事作为逃避那个时代思想禁锢的方式,1897年出版的小说《德库拉》,堪称“用文学表现“吸血鬼”迷信的转折点”。 不过,《德库拉》的成功并没有给作者斯托克带来富贵荣耀,这个业余作家晚景凄凉。真正把德库拉此类“吸血鬼”传说推上大众通俗文化新高峰的是电影,特别是美国电影,从1931好莱坞产生到1958年,世界上大多数吸血鬼电影都打着“美国制造”的烙印。

马希尼说:“在美国,又在那一时期并非偶然:美国当时正处在历史上一个最黑暗的时期。”1929年股市崩溃,数百万人破产,百业萧条,对于大部分美国人来说,与银幕上其他恶魔相比,吸血鬼德库拉身上凝聚着由经济危机引发的仇恨和焦虑。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受《德库拉》启发,美国还产生了许多类似的通俗文学。在这类作品中,吸血鬼们被换上了日尔曼或斯拉夫名字,让观众在潜意识中,将德库拉与纳粹或布尔什维克主义联系起来。

“吸血鬼”竟然奇妙地成为了意识形态斗争工具。如果这世上真有吸血鬼,他们大概也想不到吧。其实,想不到的事情还有,美国盖洛普民意调查公司2005年数据显示,在全球科技最发达的美国,还有1/3的人认为自家房屋常有鬼出没。马希尼告诫人们:“吸血鬼可怕不是因为它们的存在,而在因为它们反映了人类内心最隐秘的恐惧和欲望。”心里有鬼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吸血鬼可能是误埋的活人

还有人认为,吸血鬼的故事也有可能是因为当时人们把尚未死去的昏厥者误予埋葬而流传开来的。因为那时的医学尚不发达,人们对昏迷丶烂醉丶假死及陷于昏厥状态的人往往误认为已死,便将其埋葬。很可能由于发生了这种未死即葬的惨剧,人们才会在掘坟时看到反常情景,从而对吸血鬼的传说深信不疑。1732 年年初,地处塞尔维亚的麦杜基业附近纷纷传说有吸血鬼在作祟,居民们被吓得犹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政府当即派出一队士兵,包括3 名军医急赴现场,开棺检验新近入土的尸体。当时士兵们共开掘了13 座坟,发现其中有3具尸体属于正常死亡腐烂。而其余10 具,有些虽然比腐烂的尸体更早入土,肌肉却很结实,而且面色红润,经过军医解剖后竟然发现这些尸体还有鲜血。当局和居民都认为这10 具尸体就是吸血鬼。立即斩去这10具尸体的头颅,并赶快把尸首烧成灰烬。而关于“吸血鬼”的传说,则不胫而走,越传越神了。

有关吸血鬼的传说在欧洲已辗转流传了数百年之久。许多学者对此颇感兴趣,想找到传说的真实起源,但结果却是众多答案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