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宇航员从何而来?

在许多史前壁画和雕刻中,出现了不少奇特让人无法解释的内容,这些绘画虽然只有线条构成,表现手法笨拙,但它们大都表现一样的内容,画面上的人物穿着臃肿服装,头上戴着奇怪的、带有天线的圆形头罩。表现手法像极了现代的宇航员,那么在这些史前的壁画中,它又代表着什么呢?

古代宇航员

1956年,法国研究工作者亨利·洛特在阿尔及利亚沙漠中的塔西里高原上的杰巴伦地区,发现了数以百计布满绘画和雕刻的岩壁,总共有数千个动物和人物。其中有些人的衣着完全没有那个时代的特征,他们手持一些圆环,圆环连接正方形盒子。两人身穿潜水服,圆形头罩上装有显然是抛物形天线的东西(要知道圆形头罩和天线同各种祭祀仪式上人们戴的面翠和羽饰毫无共同之处)。壁画上还有二十来个穿着这种笨重服装的人物,他们同野兽形象的完美通真形成鲜明对照。

1956年,一位法闰考古学家在意大利境内的阿尔卑斯山区,发现了一幅新石器时期的岩画。画上有一人,身穿臃肿服装,背着圆筒形呼吸器,裁着圆形密封头罩,头罩上有观察孔和天线,难道真的有古代宇航员?

1961年,C.沙茨基在哈萨克斯坦的纳沃伊镇附近发现了几幅奇物的岩画,岩画已有五千年的历史,画面上画有好几个携带呼吸器的人,还有一幅表现的是一个头戴潜水员那种头罩的类人动物,他的头部周围光芒四射。

古代宇航员

1913年和1969一1970年间,在非洲尼日利亚的阿伊尔山区发现了许多摩崖石刻。法国专家们研究结果认为,在该地区附近有一个蕴藏丰富的铀矿。其中一幅石刻上,有一个人物,他穿着奇特的连衣裤,裤腿肥大,脚登飞行员的靴子,头部装有天线的圆盔,胸前刻有明显的技术装置。

1969年,考古学家们在乌兹别克的费尔干纳发现井拍摄一幅新石器时期的岩洒。诚面上有一个头截装有天线的密封圆形头罩的人物,他的背上背着一个奇特的装罩,像宇航员离开飞船在太空活动时使用的呼吸器。

1973年在美国犹他州美莲草溪谷发现了一幅岩画,测定其年代约为公元前5500年。画中的人物尺寸巨大,而且每一个都有不同的装束。不但有圆形的头部,还带有各式“天线”和护目镜。人像周围还有类似仪表板的各种规则物体。

1979年,在蒙古共和国的乔洛特谷发现了刻在一段长12千米的隧道壁上的岩画,这幅已有五千五百年历史的作品。描绘了一些在太阳和月亮上方飞行的鸟、人物、蛇和无法解释的人形动物。它们身体肿大,有些手和脚,各只有三个指头。

在中美洲的萨尔瓦多发现的一个陶盘上,绘着一个奇怪生物驾驶着长长的、形状如同雪茄烟的飞行器掠过棕搁树上方的情景。

在伊朗的贝希斯坦省,发现了一幅半浮雕,表现“五洲十国的征服者”大流士参拜火神阿胡拉马兹达的场面。这位火神乘坐一只箱子飞过人们的头顶。那奇怪的箱子尾部喷射火焰,而火神的左手握着一个像是操纵杆的装置。

在两河流域的苏美尔和阿卡德,发现过一些石板和盼刻。上面可以看到被光环围绕的星星,光环周围分布着大小不同的星球,还有头上顶着星星的人物,以及驾着带翅膀的圆球飞行的奇怪生物。图画还描绘了类似原子在一个品体网内沉淀的现象:一些小球环绕同一个圆等距离排成一圈,交替放出辐射线。

古代宇航员

考古学家E.阿纳蒂在瑞士卡莫尼卡谷的岩壁上,发现了一些岩画。上面的人物穿着与当今飞行服相似的连衣裤,头上的圆形头罩带有天线,手里拿着一种三角形物品。

在中国云南省昆明市附近,由于一次地震,几块金字塔形的石块从湖底被抛到地面上来,石块上刻着一种纺锤形的机械图形,机械装置正向天空飞去。中国人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发明了火药助推的火箭。但是这种机械装置,似乎不是中国人的发明。

在拉丁美洲危地马拉,发现了一幅已有四千年历史的浮雕。浮雕上有两个真人一般大小的人物:其中一个发长须短,跪在另一个面目古怪的人面前,后者站立着,双手又在胯间。这里任何混淆都可以排除,站立者明显地穿着服肿肥大的潜水服—长统靴、宽松裤子、硬料上衣、腰带。胸部左侧有一个图盘,戴着特制手套(不分指头,很像拳击手套),膝盖、腰间和其他关节处有密封接缝。另有一套装置连接圆形头部,头罩正面有铆接的观察孔,里面的眼睛和鼻子清晰可见。嘴部有一个“鸟咏”一样突出部分,优如防毒面具的过滤器。圆形头罩还有根蛇形软管,通过转接器伸向背上的贮气筒。

古代宇航员

可以看出地球上所有这类石刻艺术,都有明显的类似之处:臃肿的上衣,带天线和观察孔的圆形头罩、手套、宽腿裤,以及背上的奇特装置。这些明显的古代宇航员样子让人难以理解,难道工匠们都上过同一所绘画与雕刻艺术学校?或者他们曾相互访问,交流过艺术创作的心得?

科学家们认为这些岩画石刻艺术,表现的是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所见到的人物,极有可能是身穿宇航服、乘坐飞行器从天而降的宇航员。但毕竟这些都是一些间接证据,至今人类还没有发现任何古代宇航员的尸骸或飞行器遗骸。也许这些遗迹和岩画都是出于我们祖先的丰富想象,也许我们永远无法得知古代宇航员存在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