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的天堂!古罗马到底有多淫乱?!

繁盛一时的古罗马有着许多让人不可思议的地方,这里是色狼们的天堂。男人们都穿着长袍,随意和自己的亲姐姐、亲妹妹做爱,在古罗马的日常就是各种放荡的狂欢盛宴。甚至皇室、和宗教人员都会参与其中,每个男人都享受其中!到底是什么让古罗马如此淫乱堕落?


奴隶性交

奴隶性交

被俘虏的男人和女人被运往古罗马帝国各地,拍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成为一些贵族的财产或者其它。那些贵族在买那些年轻的奴隶时通常只有一个念头:性交。奴隶在罗马法里是完全没有权利的,他们是家具的一部分,正如与你的书架有外遇在技术上来说是不可能的,罗马法没有与考虑奴隶性交是不忠的。所以当奥古斯塔斯在公元前31年宣布通奸为不合法时,好色的罗马人做了任何性成瘾者都会做的事情,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骚扰他们的奴隶。看起来,性别和年龄不是障碍:例如,沃公元5年一个罗马的高脚酒杯沃伦杯(Warren Cup),水杯的浮雕纹饰就描绘了一个家伙随意调戏一个孩子。在本质上,在古罗马沦为一个奴隶基本上就意味着要走性援交路线……


公共的色情物品

如果你觉得书架最上面‘小伙子的杂志’和不雅的广告牌是粗俗的,那么幸好你不是生活在古罗马时代。在公元前50年,你将会发现你自己完全被阴茎包围,在帝国真的是每一块可用的表面都被印上阴茎的图像。你不相信?这里有一个罗马钱币,上边有一些鸡奸为主要内容和一个在户外用来展览的潘神(译注:the God Pan希腊神话里的牧神,牧神潘是众神传信者赫密斯的儿子,而名字的原意是一切)和山羊做爱的雕像。

公共的色情物品

家庭主妇会使用微小的金属阴茎作为风铃,阴茎硕大的奴隶将被迫保持他们的阴茎,以便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展示,生育之神普里阿普斯(译注:希腊神话中的生殖之神,他是酒神狄俄尼索斯和阿佛洛狄忒之子,是家畜、园艺、果树、蜜蜂的保护神,他以拥有一个巨大、永久勃起的阴茎而闻名。在西方,他的名字是“阴茎异常勃起(Priapism)”一词的词源。)给自己硕大的部分是一种好运的象征。这里的各种壁画里都描述着你能想象到的性交,例如公共澡堂。


不羁的墙头涂鸦

不羁的墙头涂鸦

下回当你再在公厕中备感无聊而在墙上胡乱涂鸦的时候,你可以明确地告诉自己,我正在重拾一种源于古罗马的陋习。没错,罗马人在这方面显得异如寻常的后进。当人们开垦庞贝古城时,他们发现凌乱的涂鸦几乎充斥着每一堵墙的每一个角落,成了这个国度眼前最“显眼”最“亮丽”的风景线之一。


性爱碑石

当你尚未靠近罗马人之前,你或许会认为生命包括死亡是脱离于性爱存在的。而当你了解到下面所说的一切,你一定会颠覆此刻的想法。罗马的男子和女子都选择把自己的生平不厌其详地刻在墓碑上。他们的生活淫荡成习,这种种便组成了我们所谓的性爱碑石。下面你可以通过一个实例感受一下:

性爱碑石

“带上你的礼帽,不要再拒绝与可人女孩的亲密接触了。当你成为一个垂死之徒,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听起来是不是很奇妙呢?也有一些罗马人为了铭记丈夫埋葬妻子的动人一幕,将当日晚上称为“做爱新夜”——包含着对这位七岁就从夫爱的“娇妻”满满的思念和褒奖。更有趣的还有一条以描述两男一女三角恋而闻名的墓志铭,它对女人丰满的乳头毫不吝啬夸赞之词,更对女人每次做爱都认真守时大为褒奖…这是多么值得让人记住的特质啊!


淫秽文学

淫秽文学

如果你认为《五十度灰》是肮脏下流的作品,那请在了解古罗马文学作品以后再下定论吧。就像古罗马人生活中其它任何东西一样,他们的文学作品中反复出现与性有关的内容——而且不只是我们认知中常态的性,而是怪诞的、变态的、肮脏恋物的性。就拿留存至今的两部古罗马小说之一《萨蒂莉孔》(Sa tyricon)来说,小说情节围绕一个罗马男人和他的娈童的探险经历展开,他们来到了一个充满了纵欲的疯狂世界中,狂欢聚会、鞭身和还有穿戴假阴茎的女祭司……


鸡奸(男子与男童之间的男色关系)

鸡奸(男子与男童之间的男色关系)

当谈论到一个古老的文化,就要记住他们的文化准则通常与我们的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古罗马时期男子与男童之间的男色关系十分普遍,在那个时代是完全合法的,是被社会广泛接受的。法律规定如果你想和一个生而自由的男性发生同性恋关系,那么你必须等到他年满12岁。但是只要奴隶和奴隶制存在,这些完全可能发生。除了描绘两个男性之间同性关系的“沃伦杯”之外,我们有朱文纳尔和昆体良(古罗马雄辩师、修辞学家)的作品,它们都告诉我们校长们(尤其是男校长)都偏爱年幼的男孩子。


宗教里的性聚会

宗教里的性聚会

来自希腊的酒神节寓意着繁殖的日子,在近现代,意大利北部把这个节日传承了下来。这就有很好的理由:人们在这个节日里将他们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性爱中。在奥古斯都时代(Augustan,古罗马时期),历史学家李维在写到关于这些节日时,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描述那些不堪的情色场面,在描述那些令人难以想象的放荡场景时,他也觉得口干舌燥。人们以酒神之名,相聚一堂翩翩起舞至忘我的境界,之后坠入性爱的狂潮之中,无论合欢者是谁。据说当局十分苦恼他们非法的做法,因此以严峻的拷打惩罚来警告那些继续参与这种活动的人。但记住这里是罗马,有着它颓废的高度,所以他们想禁止的“不道德”都非常的难。酒神巴克斯(Bacchus)的崇拜长达了几个世纪——连同他的变态,以及这种狂欢的仪式。


大规模杀婴

大规模杀婴

在这里我们可以谈到古罗马文化阴暗的一面。你们中的一部分人或许会好奇:在避孕药出现之前,罗马人是怎么管理一天如此多的性行为呢?根据历史学家玛瑞-比尔德的说法,罗马人只是重新定义了“流产”一词的可怕程度,他们的做法是骇人的。事实上罗马人的避孕方法是无用的,所有意外怀孕的人一定会去某个地方,而这个地方显然就是垃圾堆。不是开玩笑,大量的证据证实:在罗马,母亲可以随意地抛弃新生的孩子!由古文献证实,他们提倡这种活动!如此一来,被抛弃的婴儿作为一种主要的奴隶资源(受欢迎的奴隶叫做Corpeus,被翻译为“在粪堆中发现”)。这种迹象完全可以表明,在罗马有大规模杀婴的文化。


扭曲的正义

扭曲的正义

如今我们讨论“正义的扭曲”(Perversion of justice)都是一种隐晦之意。它是我们对不公平的审判表达愤怒的一种方式。而在古罗马时期,这个词则正如字面之意一样惊悚(perversion 最初为“性变态”之意)。历史学家Vicki Leon说过,古罗马人和古希腊人都是这种非比寻常之惩罚的忠实粉丝,也不是说一直都是,而是在成年人中最为严重。如果你是个罗马人,而有人睡了你的妻子,那么你就被赋予合法的权力可以对他们进行鸡奸,还可以邀请观众观看现场表演。


帝王之家

帝王之家

说到古罗马,没有一篇文章不会提到那些疯狂的统治者们。要是评价每一位统治罗马的帝王,那绝对各个都是疯子。要想给这个疯子再分个等级,他们估计就是状元。举例来说,尼禄(Nero)阉割了他的男宠,就是为了让他变成女人。卡里古拉(Caligula)任命他的一匹马为参议员,不但把宫殿改成了妓院,还拉他的姐姐出来接客。而埃拉加巴卢斯(Elagabalus)则花大量时间精力,衣衫褴褛地流连于罗马红灯区,停下来也只是为了发明一种狂欢用的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