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内部优惠券

诡异的杀人汽车

引发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是一辆诡异的杀人汽车,所有拥有这辆车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原因死去。当时这辆汽车几度易主,同样它给历任的主人都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诡异的杀人汽车

1914年,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夫妇前往刚刚被奥匈吞并的国家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访问,他们为斐迪南大公的这次出行特别配置了一辆豪华的鲜红色座位敞篷车,作为大公夫妇出行的代步工具。6月28日,大公爵夫妇坐着这辆崭新的汽车在波斯尼亚首府萨拉热窝市的大街上行驶。突然有人向汽车上投掷炸弹,汽车虽无损伤,但却伤了汽车后面骑马随行的四名随员。当汽车驶进一条巷子时,又突然出现一个青年,他握着一支手枪疯狂地从一幢房子里疾奔出来,迅速地跳到汽车的踏板上接二连三地向车内射击。等大惊失色的卫兵们把这名刺客打倒在地时,大公爵夫妇已经魂归西天了。这桩惊人的暗杀事件,后来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大战中牺牲了两千万人的生命。

这辆汽车后来借给了一个王侯,王侯带着一个朋友出游,两个人正指手画脚谈得十分起劲时,不幸汽车出事,糊里糊涂地送掉了性命。

在一战爆发后不久,奥地利第五师长官布狄洛克将军占领了萨拉热窝的总统府。他接收了这辆“杀人汽车”,于是倒霉的厄运也降临到了他的身上。二十一天后,他在战役中遭到史无前例的惨败,被革职罢官。他被强制调回维也纳,成为一个贫穷的百姓,整天郁郁不乐,不多久就发疯了,最后寂寞而可怜地死在穷人的收容所里。

此后这辆红色的“杀人汽车”落到了将军的幕僚――一位上尉军官手里。一次上尉驾着汽车在高速行驶,却不慎撞死了两个在路边行走的农夫。他自己也受到了剧烈的震动,在不能控制的情况下,撞到一棵树上,头破血流而亡。车子到他手里仅仅九天时间。

诡异的杀人汽车

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停战之后,新任的南斯拉夫总督成为这部“杀人汽车”的第四任主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同样没能躲过悲惨的命运。在拥有这部车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南斯拉夫总督在这部车上连续发生了4次交通事故。而在经历了有惊无险的前三次死里逃生后,总督在第四次事故中失去了右臂。气急败坏的总督下令焚毁这部不祥的车子,但是却被一位名为史基斯的医生制止了。

他不信邪说,向总督提出购买这辆汽车,于是他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买下了车子。可是他找不到愿意开这辆车的司机,无奈只好自己驾驶。六个月过去了,一切都平安无事,史尔基斯沾沾自喜,开车时胆子越来越大。有一天早晨, 他驾车外出,不料车子翻倒在一处低洼的地里,四轮朝天。车子倒没有任何损伤,可医生却向死神报到去了。医生的遗孀为了这辆车子几乎吓得睡不着觉,就把它卖给了一个珠宝商。这珠宝商驾驶了一年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自杀身亡。

再度易手的“杀人汽车”又转到了一名医生的手中。所幸这位医生本人并没出现大的状况,只是在其拥有这部车子的时间里,他的病人因恐惧于这部车子的“盛名”而不敢前来看病,导致医生的收入直线下滑。无奈之下,医生将车子再度转手给了一位瑞士的赛车手。

赛车那天,年轻气盛的选手驾驶他新买的汽车向竞赛场疾驶。也许他驾驶时有猛冲前进的习性,也许他当时心急如火,在途中他超速猛冲撞上一块石头。在剧烈的震颤下,他被抛出了车外,头撞到石壁上血流如注,一会儿便命归黄泉。

诡异的杀人汽车

于是这辆“杀人汽车”又转手于他人,再回到萨拉热窝的农场。车主是农场的主人,他把车子加以修理后,数个月内一直平安无事。一个闷热的下午,农场主驾驶它前往萨拉热窝市途中,汽车突然发生机械故障动弹不得。迫不得已,他就拜托过路的农夫,用他们的马车把汽车拖到街上去。事有凑巧,马车拖不多久,汽车的引擎突然发动了,它像一只猛虎似的冲倒了马车,使马车四五分裂,然后继续向前疾驶。一会儿,汽车冲进路旁的大水沟里,摔得面目全非。农场主和农夫连吃惊逃避的时间也没有,双双撒手归天了。

最终,这辆终结了太多人生命的车子等到了它最后一任主人——一个修车铺的老板,这辆残破的汽车由经营出租汽车生意的泰柏买下。大加修理后,又改漆成蓝色,焕然一新,在店里出售。可是在店里搁了几个月无人问津,他想,花了那么多钱不好好利用一下未免太可惜,于是就自己使用。有一天傍晚,他带了六位朋友前往参加结婚酒宴,由于天色灰暗,路旁的景物迷蒙不清。当他们快要抵达朋友家时,不幸撞上了电线杆。轰然一声,泰柏和他的两位朋友因身负重伤很快死亡,另外两位朋友也成了残废。

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凶险旅程后,这辆充满杀气和玄机的“杀人汽车”由官方出资修好后,被陈列在维也纳一家博物馆。但是相关专家还没来得及对这辆充满传奇色彩的汽车做进一步的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到来了。盟军的飞机在战争中轰炸了收藏这辆汽车的博物馆,这辆历经磨难的“杀人汽车”最终在战争的炮火中灰飞烟灭。

诡异的杀人汽车

这辆魔鬼缠身的世界上最倒霉的汽车,直接杀死了十六人,撞伤了七人。又是它间接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杀死了两千万人。事实上,这一连串的灾难不过是一种偶然的巧合罢了,但是“杀人汽车”巧合到如此程度,也不能不令人惊惧万分,谈车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