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内部优惠券

未来各种能消灭人类的东西

未来一大波让你尖叫的恐怖事件正在接近中,这不是什么好消息,而是一些能够消灭人类的事件。

超级细菌

自从亚力山大弗莱明意外地发现青霉素以后,微生物致我们死亡的能力大大下降。不幸的是,这场意外促使了那些“江湖”医生大规模使用抗生素应对日常疾病,农民也给他们所有的牲畜注射抗生素。病菌长期暴露在各种抗生素下,对其产生了抵抗力。令人担忧的是,在不远的将来地球上的每一种病菌都会遵循这个规律,培养出自身的抵抗力。到那时,我们将会迎来“世界末日善恶决战”似的战场。在抗生素横行的世界里,大约每年会有一千万人死亡——大约3秒钟死亡一人。死亡的重灾区会集中在亚洲和非洲地区,但是西方国家也会受到不小的打击。

消灭人类方式:超级细菌

想象一个这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一个微小的伤口都会置你于死地,骨折或生育都会等同于被判以死刑。这不是指我们电影中高歌的血友病,这是我们即将来临的2050年的生活。研发新抗生素?好注意,但科研公司为什么要去研发,因为做这件事情永远不能收回本钱,而且按人类这种做法,病菌也会重新开始产生抗性,消灭人类只是时间问题。

致命流感

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暴发是世界上最严峻的大规模流行感染病之一。两千万到五千万的人死于这场疾病——这个数字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上死去的人的总数还要多。能与之比较的是SARS、猪流感和H5N1(禽流感),它们导致恐慌都无可厚非。尽管埃博拉病毒没有对西非以外的地区造成巨大威胁,然而它仍然是让所有人提心吊胆的一件事。

消灭人类方式:致命流感

然而这些疾病没有导致大规模的死亡,却并不是因为我们对这些感染病的预防措施有多么好。真正厉害的致命病毒是能够在短时间内消灭人类的。并且医学界已经点名这样的病毒有哪些,也许最可怕的是尼帕病毒(Nipah virus)。1999年,这种病毒在马来西亚从猪传染到了人类身上,而今在孟加拉引起小规模疾病暴发,并呈现出一定规律。这种疾病的症状十分吓人,呕吐、发烧、肌肉酸痛可以快速导致昏迷,并迅速使人死亡。相比它那70%的致死率,西班牙流感简直不值一提。

裂谷热(Rift Valley fever)是另一种超级可怕的感染病。这是一种类似于埃博拉的疾病,1997年时,这种疾病在肯尼亚地区感染了9万人。与埃博拉不同的是,裂谷热可以通过蚊子进行传播,下一场恐怖的流行病也许正在温床上滋生,如果我们很不幸,那么下一次就会是世界上最后一场流行病了。

俄罗斯与北约核战争

虽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与俄罗斯之间的“核交换”所造成的恐惧在上世纪80年代末渐渐消去了,但在2016年,它又卷土重来了,2016年5月,北约前副司令谢里夫估计了西方和俄罗斯之间将来有多大可能会发生战争。他不开半点玩笑地预测,2017年及以后世界会陷入核战的漩涡中。

消灭人类方式:俄罗斯与北约核战争

谢里夫的论点可以总结成三大要点:乌克兰问题、普京的偏执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扩张。据这位前副司令所言,俄罗斯在2014年兼并了克里米亚,打破了冷战后的格局。紧随其后的国际制裁使俄罗斯在看待北大西洋公约扩张主义这件事上产生了偏执的妄想。谢里夫预测,俄罗斯会兼并乌克兰剩余的东部地区和侵略波罗的海诸国的方式,借此打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包围态势。自从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成为北约成员国后,这很可能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什么会诱导所有这些死亡和毁灭呢?仅仅一个事故便足够。俄罗斯飞机常常与北大西洋公约的喷气式飞机在波罗的海诸国相互挑衅。2015年早些时候,英国又拦截了两架俄罗斯的轰炸机。没有哪一方阵营希望发动战争,然而如果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将任何一架俄罗斯的飞机打下,或是任何一个俄罗斯飞行员意外地杀死了北约的军人,这将会造成快速而又剧烈的反响。这也将意味着目前拥有核武器的9个国家里,将有四个会爆发一场战争。核战一旦开始,消灭人类就像割麦子一样简单。

中国核战争

比俄罗斯参与核战争更疯狂,更可怕的是和中国爆发一场核战争。虽然很可怕,但事实上也是有这可能的。中国南海,一块中国在过去几年中一直与周边小国进行主权争夺的领土。如果美国不经常与这些小国联盟,这当然不会变成一个世界性问题。这就意味着,假如中国决定进入一个扩张疆域的模式,美国也会被卷入其中。就像在俄罗斯和波罗的海诸国,或者乌克兰的事上,没有人认真思考过其实美国或中国都并不想发动战争。只要这两个国家硬碰硬,他们各自所持有的武器储备绝对能让这个世界毁灭。

消灭人类方式:中国核战争

但问题是,有时一个不经意的错误就会加剧国家关系之间的紧张程度,从而意外地导致世界第三次世界大战。就在过去几个月中,中国与美国之间的飞机近距离出现过,曾引起争议。这些事件的危险程度之高让分析家预测在2018年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就将会有一场战争一触即发。

超智能的兴起

机器人会变得比我们更加聪明,然后把消灭人类当成指令,这听起来很像科幻小说的烂俗开头。但是许多聪明人都对此极度担心。比如,斯蒂芬·霍金就认为人工智能会消灭人类。依隆·马斯克非常认同,他甚至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数百万美元,目的就是保证未来人工智能对人类会尽可能的友好。

消灭人类方式:超智能的兴起

问题是,我们就是无法将所有的变数都考虑到。就算我们怀着最好的动机进入人工智能领域,我们仍有可能最终创造出一些远超我们控制的东西。一旦机器拥有了人类水平的智力,它能使自己变得更智能,这对它来说没有任何问题。随着其智力逐渐增长,它会继续变得更智能,直到进化成超级智能,这一切对它来说会更简单。到了那一步,人工智能看我们,就像我们看蜗牛或卡戴珊——我们成为它们眼中的一种生物,能够进行它们无法想像的心理活动。只是人工智能的硬件比较笨重,不一定能进化出人类的同理心。到了那时,事情就糟糕了。

我们没有办法了解超级智能是如何理解其自身程序设定的。超级智能的大脑可能比我们的优秀得多,以至于它根本无需理解自己的程序。一个经典例子就是,某种人工智能一开始是用来生产回形针的,但后来它可能发现完成任务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掉所有人类并把整个宇宙转变成回形针。就算人工智能内置了同理心,它也可能会出事。如果它设定的使命是使人类的幸福最大化,它可能会认为,当人类的大脑漂浮在一些能刺激大脑幸福区域的水池里,人类会更幸福。我们根本没机会阻止它。人工智能毁灭人类的那一刻可能比我们想得还要临近。2016年,谷歌设计的人工智能在围棋游戏中打败了世界围棋大师,而围棋本身比象棋更需要战略思维。这个人工智能里程碑本应在2025年才能达到。

生化武器

撇开它那听起来就够恐怖的名字,生化武器永远是一个难以规正的东西。到现在为止,主要被记录的生化恐怖袭击有:2001年美国炭疽攻击事件,1984年罗杰尼希教生物恐怖攻击,以及发生在日本的由奥姆真理教策划的两次沙门毒气事件(分别发生在1994年的松本和1995年的东京)。这些都让人难以抗拒将生化恐怖列入让普通人吓破胆的事物清单里。至少目前,这就是事实。不过将来一切都有可能不一样。随着科技的进步,将致命病毒用作武器这件事情已经从恐怖分子的白日梦渐渐发展为令人担忧的实际。

消灭人类方式:生化武器

早在2012年,剑桥大学的科学家们就已经对此向世人发出相关警告。胡·普赖斯教授(Huw Price)表示,近年来编写致命的病毒程序的步骤已经显著简化了。“技术正在进步,”他说,“消灭我们所有人所需要的操作步骤已经迅速减少。”自从他说完这句话,简化程度正越来越高。然而真正让人害怕的是,某一天恐怖主义可能从中获利。届时如果一个由IS极端恐怖组织、奥姆真理教共同支持的组织要研发一种超级病菌,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很小的实验室。如此还不可怕吗?

恐怖主义的复苏

如今说全球恐怖主义在“复苏”,你可能觉得有点轻描淡写了。IS极端恐怖组织正在世界范围地制造恐慌。土耳其陷在了与库尔特分离组织的战火之中。非洲军阀在混战中呈现分崩离析的趋势。英国人觉得近期爱尔兰共和军会制造炸弹袭击事件——自2001年爱尔兰共和军在伦敦制造了一起汽车爆炸之后,英国方面第一次这么紧张。但是,请千万不要以为情况已经坏透了,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如果沙特阿拉伯壮大起来,估计到时候没有人敢登上商业行航班,甚至没人愿意。

消灭人类方式:恐怖主义的复苏

现在,沙特正在叙利亚推行政变。他们确信政变的最佳手段就是不断向反叛军提供肩挂式地对空导弹。但问题是,有些反叛军与一些非IS极端恐怖组织关系特别密切,比如说努斯拉阵线(al-Nusra Front)。一旦这些武器被伊斯兰圣战者控制,类似马航MH17事件(2015年在乌克兰被击落)将会不断发生。即便当年的马航MH17事件被认为是意外,但是恐怖分子无疑将会有意地将武器大范围投向民用航班,这可能会在中东地区和欧洲频发。目前为止,美国已经说服沙特阿拉伯这个计划完全是离谱的。但叙利亚战争持续发展,让我们相信沙特阿拉伯将这个计划付诸实践不过是时间问题。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巴印之间的核战争

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间关系相当紧张。两国的战争是历史遗留问题,从1947年以来,无论是各种大小冲突,以及恐怖主义攻击,一直不断。这两个国家都拥有核武器,并且都似乎处于皮痒要动的姿态。虽然我们总说俄罗斯或者中国有可能爆发核战争,但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间一决胜负也好像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巴基斯坦不稳定的政权和乱七八糟的军事是一个大问题,而印度所谓的“第二次打击”的报复行动也是一颗地雷。

消灭人类方式:巴印之间的核战争

近阶段以来,两国在核技术上一直僵持不下。直到印度开始往核潜艇里塞更多的能源,巴基斯坦害怕了。双方陷入军事竞赛和言辞交锋之中,好像完全没听说过古巴导弹危机(Cuban Missile Crisis)一样。最糟糕的是,这场以巴基斯坦和印度主导的战争还有可能将中国扯进来。中印关系长期的尴尬状态没准可能会使其在潜在矛盾发生时站在巴基斯坦的一边。那种情况下,求神拜佛都没用了。三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一决高下,也许会把整个印度欧亚大陆给炸了。而且无论你在哪里,都将被这场战争的阴影所笼罩。

致命的气温

在我们未来几十年的生活中,极端天气将会是一个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当地球因为气候变化而变了脾气,它可能会变得有点让人难以捉摸,甚至威胁人的生命。预计地球要在下个世纪升高2摄氏度,因此我们必须让自己接受气候能够杀人这一事实。

消灭人类方式:致命的气温

比如说,科学家们已经预言未来英国将迎来炎炎热浪。当然对英国人来说的“热浪”可能不过就是澳洲高温。因为在这个多雨的英格兰岛上,持续几天28摄氏度就已经是新闻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谓的英国热浪没什么大不了!只是目前,炎热天气已经导致英国每年有约2000名老年人去世,而过不了多久预计这个数字就要翻三番。

其他地方将更糟糕。美国西部的野火会变得规模更大,破坏力更强,发生得更频繁。我们可能得给加利福尼亚州改名叫“野火州”。飓风会越来越密集和强大,洪水将在世界范围内泛滥。如果说二十世纪是人类自己拼命作死的一个世纪,那么在二十一世纪,大自然母亲可能看不下去,帮我们把自己埋了。

连线外星人

首先,我们承认这一条听起来不那么容易被大家接受,但是我们绝不是在危言耸听。就像人工智能一样,很多超智商人群(其中当然又少不了霍金)认为我们能够在未来几十年里与外星生命取得联系。并且他们也相信,一旦取得联系,唯一的结果就是人类的毁灭。对此最经典的幻觉就是想象这和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除了这个版本外,我们就像可怜的印第安人一样,被忽悠盖上了粘着天花病毒的毛毯。这就是霍金所指的事情,但其他人觉得这简直不可理解。

消灭人类方式:连线外星人

假设智慧生命真的存在于其他星球,那么我们有理由认为到目前为止银河系文明应该是进化了的。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找不到他们存在的一丝线索这件事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悲剧。有人相信我们的银河系被一个邪恶的超级掠夺性的文明所掌控,一旦其他智慧种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他们就会一举消灭这个种族。

费米悖论(Fermi paradox)质问,假设地球外存在生命,为什么我们找不到他们的踪迹?从这个理论出发,这说明避免灭绝的唯一方法就是保持沉默,并且希望没人在银河系里找我们。然而可悲的是,这与我们在做的事情背道而驰。现在,很多人对连线外星人持有积极态度,并且我们也正不停地朝太空深处扔探测器、发送信号。当人类走出地球、殖民火星时,那个所谓的超级掠夺者大概也花不了多久就会注意到我们。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了,那么上面的任何一条其他消灭人类方式都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