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内部优惠券

外星人之谜: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致命光束是科学家对它的称呼,因为在世界各地都曾有被神秘光线攻击的事件。这些致命光束究竟是从哪来而来,随着调查人员的神秘死亡,人们发现整个事件都与外星人之谜有关!

外星人曾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1997年10月的一天晚上,巴西的奥兰达上校和往常一样早早地睡下了。到深夜,奥兰达上校的女儿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她上楼来到父亲的卧室,她看见了惊人的一幕:她父亲已经死了!看起来像是自己吊死的,是精神疾病导致了他自杀?不过有一些人坚持认为奥兰达上校不是自杀,上校的死可能与一些超自然的事情有关,他死亡的真正原因是向外界透露了太多可能引起人们恐慌的外星人之谜。那是关于二十多年前,发生在巴西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的事情。

曾在两个月前,《UFO杂志》的编辑杰瓦尔德和马可·珀蒂采访了奥兰达上校,他们俩都在专门研究记录各种不明飞行物事件。难道奥兰达上校的自杀,仅仅是因为接受了一次普通的采访?他究竟看见了什么?奥兰达上校有关不明飞行物的经历是从科拉里斯岛(colares)开始。这里也是亚马逊河进入巴西的河口,尽管距离喧嚣的大城市贝伦不过两个小时的行程,文化和科技的差别,却令这里完全成为了另一个世界。和巴西大部分人一样,科拉里斯岛的两千多名居民大都信仰天主教。那里的人大都是穷苦的渔夫和农民,生活平静。然而由于该岛地处偏远,居民们拥有自己的神话传说和风俗传统。他们认为这个岛非常神秘,发生过很多不可思议的奇怪现象。

1977年10月的一天晚上11点,科拉里斯岛的居民奥利维耶正在卧室的吊床上睡觉。突然出现了一道非常明亮的光,光束穿透了房屋。那道光束似乎是从天上照下来的,光线十分强烈,甚至穿透了屋顶上的瓷砖,照亮了整个卧室。致命光束照在了奥利维耶的大腿上,然后很快的又消失了。这时他感到一阵灼痛,灼伤痕迹像一个红色的圆圈,中间还有一个黑点。奥利维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外星人曾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8点多,当地一个渔夫,24岁的奥利瓦多·马拉基亚斯·皮涅罗,与一个朋友在海滩上不停地撒网,可是什么也没有捕到。突然皮涅罗的朋友发现天空中有个东西在低空飞行,还发出耀眼的光芒。那个东西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也没有什么气味。两个年轻人非常害怕,立刻向城里跑去,他们惊慌失措地告诉其他居民刚才见到的一切。很多人都说过去几周里,曾被那道致命光束追踪、攻击过。25岁的牙医露西亚·海伦娜·马克斯,也曾经在附近的海滩有过奇怪的经历,她当时在一个市场里,突然人群一阵骚乱。人们看见有两道光在空中盘旋,那两道光一闪一闪的,好像在发送某种信号,空中闪烁着红色,绿色和黄色,然后忽然就消失了。

科拉里斯岛的居民们,极力想弄清楚这些奇怪的景象是怎么回事。两个小时后,居住在贝伦的卡洛斯·门德斯,在办公室接到了电话,他是《帕拉州日报》的记者。科拉里斯岛的居民们说,媒体应该去那里采访报道,那些光不断出现,让人们感到十分恐慌。当晚他和摄影师就赶到了科拉里斯岛,当地人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地告诉他们自己被奇怪的光束袭击的遭遇,有些人甚至说曾经被那些致命光束灼伤了。有个女人说,晚上在自己家里时,突然一道光束穿透了屋顶,照亮了整个卧室,她的四肢顿时都麻痹了。第二天发现胸口上有一些印记,好像有人用大头针反复戳扎而留下的痕迹。其他一些所谓的受害者也讲述了类似的遭遇,他们也说光线曾经令他们无法动弹,似乎在吸吮他们的血液。记者卡洛斯·门德斯从未亲眼见过那些致命光束,他不知道该怎么报道这些奇怪的事,不过人们脸上的恐慌却是实实在在的。

外星人曾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奇怪的景象不断出现,整个小岛陷入一片惊慌。80多个人宣称自己曾被致命光束包围,他们的故事大同小异:光束从空中照下,照射在人们身上,令他们突然麻痹,他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成为袭击的目标。当地人变得很警觉,很多妇女和儿童甚至离开了家乡。有些人在海滩上点起篝火,整夜在那里警戒。其他人则待在自己家里,紧紧地锁住房门,担心成为致命光束的袭击目标。

这些致命光束难道是外星人在用人类做实验?

研究者猜测:很多目击报告中都提到了人类与它发生接触的时候,都会有一些灼伤,有人联想到这与外星人之谜有关,也可能是外星人对我们的攻击,假如真的有这种灼伤的话,攻击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那么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它的一种探测手段。举个例子在医院我们要抽血,在耳朵上或者胳膊上轧一下,那么会疼一下。所以说,也许外星人用致命光束这么做,也是检测手段。

24岁的沃莱蒂·卡瓦略医生,是当地医疗机构的负责人。她在岛上只生活了半年,过去几天里,这位年轻的医生发现她的病人数量在不断增加,很多人都说自己被外星人用致命光束弄伤了。卡瓦略医生起初认为,这不过是一种集体幻想,是集体精神错乱,认为是某种原因把他们逼疯了。可是这些病人的症状几乎完全一样,看上去像是被某种放射线灼伤造成的。那些伤痕大多在胸口、肩膀附近,伤痕的面积不太大,最大的直径也没有超过15厘米。受害者们表示,这些致命光束接触到他们的皮肤时,就产生了那些灼伤。然而卡瓦略医生此前从未见过类似的灼伤痕迹。

最让卡瓦略医生感到头疼的病例终于出现了。一个女人在自己家中被奇怪的致命光束袭击,她的家人把她送过来后,卡瓦略医生给她做了身体检查。病人当时不断地痉挛,就像是心脏骤然停跳了。她已经完全失去了生理反应,卡瓦略医生只能把病人送到附近大城市贝伦的医院去治疗。五天后卡瓦略医生的办公室里,迎来了另一位全身僵硬的病人。据目击者称,当时病人正站在自家的院子里,突然被一道强光击中了。卡瓦略医生把这个病人也送到了贝伦的医院。很快她收到了医院发给她的有关病人病情的报告。她们都死了,报告上“死因”一栏只写着“不详”。

外星人曾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致命光束会不会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心理疾病?

研究者估计:从这些被致命光束灼伤病人的病状来看,他们确实是有一点像一种新心理性的疾病,或者心理性的障碍叫做癔症。比如说得癔症的人,他们常常会有一些夸张的症状,比如说突然抽搐,或者肚子疼,或者就僵硬了,麻痹了的等等。那些宣称可能被白光灼伤的这些人可能是这样的症状,比如说一个人突然倒地上抽搐,那这样的话,可能对周围的人产生一些影响,比如说一群关系非常密切的人,看到有一个人一下就抽搐倒在地上,或者肚子疼等等,那很可能周围的人也会相应表现出同样的一种状况。那这样的一种状况就成为癔症流行,或者称作一种集体性的癔症。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说,这些人的症,又不完全地和癔症相同,比如说这些人身上都出现了一些灼伤。通常出现癔症的人只是有一些身体症状上的表现,是不会真正有一些灼伤或者是器质上的病变的。因为癔症是一种心因性的病、心因性的障碍,所以它不会有器质性的病变。另外本次的案例里,有两个人死亡了,癔症通常是不会造成人死亡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好像又不完全是和癔症的症状是吻合。 卡瓦略医生希望尽快结束这场莫名的恐慌,于是她联合其他城镇的官员,共同向市长求助。1977年9月,市长联系了巴西空军地区司令部。当年10月,司令部派遣奥兰达上校,带领空军一些官员组成调查小组,前往科拉里斯岛调查那些离奇事件,奥兰达上校的此次任务被称作“飞碟行动”。当时他们怀疑侵犯巴西领空的,是某些国家的新发明。

外星人曾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由空军官员、工程师和科学家组成的调查小组来到了科拉里斯岛,他们并未携带任何武器,只带来了很多台照相机。他们一到科拉里斯岛,就发现那里已经完全陷入了恐慌,恐惧令人们无法入睡。调查小组成员在附近的海滩上搭建了掩体,架设好望远镜和摄影机。岛上居民期待他们能够平息恐慌,令小岛重新恢复平静。 奥兰达上校与一些目击者见了面,其中包括48岁埃米迪奥·坎波斯·奥利维耶。奇怪的致命光束曾经在他的大腿上留下伤痕。接下来四个月里,奇怪的现象依然不断发生。奥兰达上校和他的调查小组,先后访问了3000多位居民,拍摄了大量照片,画下很多草图。他们设置的监视系统24小时不间断工作着,但是空军方面从未向外界透露过他们的发现。那些希望“飞碟行动”能够帮助他们找出真相的人失望了。

起初卡瓦略医生对病人们的经历感到怀疑,认为那是精神混乱导致的后果,是人们在情绪狂乱时编造的故事。很快她就亲眼见到了外星人不明飞行物。大约在早上6点钟,卡瓦略医生从当地的医疗机构下班回家,看见一个女人晕倒在地,她抬头向天空看去,一个圆柱形的物体在大概十层楼高的地方。卡瓦略医生一看见它,立刻感到全身麻痹。它的颜色很独特,既不像不锈钢,也不是银色,和任何东西的颜色都不太一样。它就在卡瓦略医生的头顶上方,沿椭圆形轨道不断飞行着,随后它向着海湾的方向飞去,一直飞向大海。空军调查小组在同一时间通过雷达捕捉到一个信号,就在调查小组忙于用照相机和望远镜聚焦时,那个物体突然消失了。

1977年12月,外星人不明飞行物出现得越发频繁。同样在12月,奥兰达上校接到命令,要求他立刻终止“飞碟行动”,交出所有调查此次外星人之谜的资料,返回空军地区司令部。他们搜集到的所有照片、胶片和草图都被秘密收藏起来。那些文件中包括500多张照片和3000多名目击者的采访记录,他们都声称自己曾在亚马逊河的科拉里斯岛上遭到外星人致命光束的袭击。

外星人曾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外星人会采取什么方式与人类接触?

研究者预测:很多科学家设想,或者科幻小说当中的描写,认为应该是使用数学。因为任何一个文明种族,只要建立科技和文明,那么一定要使用到数学,很多的科幻描述都认为我们应该采用这种素数的方式,那么素数为什么要作为一种联系工具呢?因为它是唯一的人工数,比如其他的一些数字,可以从生产生活当中得到这些实践对象,但是素数完全是由于数学本身的发展做出来的,就是说,它不是直接从自然界反应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作为联系工具,就可以证明我们两个种族都是高等生命。比如说在科幻电影《接触》当中,外星人给地球人的信号就是一连串的素数,它的声响就是2、3、5、7这样发展下来。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有关看到奇怪景象和遭遇异常攻击的报告渐渐少了,在空中看到神秘致命光束的故事,逐渐变成了当地的传说。此后“飞碟行动”一直被尘封于世。巴西空军于1977年针对不明飞行物开展的“飞碟行动”产生的大量绝密文件,都被封存在政府档案中。 1997年6月,《UFO杂志》的编辑杰瓦尔德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是奥兰达上校,他是1977年空军调查小组的负责人,他说有话想跟杰瓦尔德谈谈。很快杰瓦尔德和副编辑马可·珀蒂就赶到了见奥兰达上校的家中。他们在上校的家中待了三天,并且拍摄下了整个会谈过程。

在这盘珍贵的有关外星人之谜录像中,上校面色苍白地讲述了岛上发生的事情。 奥兰达上校仔细地画出三种不同的外星飞船。他的记性很好,甚至能回忆起20多年前那件事的每一个细节,他用这些图画,描述了自己与外星飞船的几次碰面。那些飞船的直径大概在100米左右,形状各异,飞船会发出十分清晰的声音。奥兰达上校面对面地注视着它们,他听见一种类似空调发出的声音,隐隐约约的。那种声音中还夹杂着咔嗒咔嗒的声音,好像齿轮运转那样。外星飞船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就在高高的地方停下了,然后飞船围着奥兰达上校转了一圈后就向着东方飞去了。 接着上校画下了他最后一次奇怪的遭遇,那也是最令他震惊的一次。有一次他正在睡觉时,其中一艘外星人飞船上下来了一个长得像人的生物来到他的房间。奥兰达上校回忆道:我侧躺着,突然间,一束强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我吓坏了。我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紧跟着就有一个东西站在我身后。它拥抱了我一下,当时的气氛真的很奇怪。

外星人曾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随后上校开始描绘外星人的样子:它大概有1.5米高,穿着很像宇航员或者潜水员那种衣服。衣服很柔软,比较宽松,我没看见他的脸是什么样子。那个外星生物带了一个面罩,看上去一片灰色,我看不清它的脸是什么样的,也没看见它的眼睛。事实上,我连它的脸型都没看见。 那个外星人开口跟奥兰达上校说话了:当时我非常害怕,那个家伙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我,在我耳边用葡萄牙语说话。它的声音很像计算机发出的声音,就是那种金属声……它在我的耳边说:“放松点,我们不会伤害你的。”随后那个外星人就消失了。他说那时在这一地区有很多这种生物在活动,有的可能从树林间过来,有的可能从天而降,还有一些可能是从河里出来的。上校又说出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他让研究专家们看他的胳膊。它很柔软,似乎是塑胶的。奥兰达上校说在他遭遇外星人时,外星人把这个东西植入了他的胳膊。奥兰达上校去照了X光,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外星植入物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研究者估计:奥兰达上校体内被植入的物质,很有可能就是来起到监测他的作用的,甚至有可能他会通过一些生物电流的方式,这也是科幻小说和影视作品中常提到的,可以对一个目标的身体各方面的生理机能产生一种监测,甚至是可以探测他的脑电波,来感受他的目标的思想状况,也可能会通过某种我们目前还所不知道的方式来对这个目标的行为进行监测和控制。

在最后奥兰达上校神秘地死亡的事件中,目前有很多种不同的推测,有些人认为是因为他在这样的一种过程中,心理受到了某种震撼,最后可能在一种压力之下,引起了自杀;或者有可能是军方的介入使他感到到某种压力。那么也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就是说其实是这样一种电子元件的监测之下,对他的某些行为产生了控制,最后让他走向这样一条不归路。1997年7月,奥兰达上校的故事,被杰瓦尔德和马可·珀蒂发表在《UFO杂志》上。紧接着1997年10月2日,奥兰达上校神秘死去,官方公布的死因是昏厥窒息。据他的一些同事说,奥兰达上校确实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史,以前也曾经有过自杀倾向,然而他的同事皮农·弗里亚斯怀疑他是被谋杀的。

袭击居民们的致命光束会是什么?

2004年3月,杰瓦尔德和马可·珀蒂决定采取行动,他们发动了一场名为“UFO信息自由”的运动,希望能够接触到高度机密的科拉里斯岛调查报告,此时距离奥兰达上校死后已经六年了。2005年5月20日,巴西政府终于同意公开档案。杰瓦尔德、马可·珀蒂和其他一些研究人员,来到巴西空军总部,研究那些高度机密的文件。这些文件都已经被封存了30多年,包括了1977年军方开展的名为“飞碟行动”的所有照片和草图。杰瓦尔德和珀蒂相信,这些文件也记录下了科拉里斯岛上的外星人UFO活动情况。

外星人曾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虽然杰瓦尔德和马可·珀蒂没能获准查阅档案中的胶片,但是他们终于看到了“飞碟行动”负责人奥兰达上校拍摄的照片。黑白照片上,明亮的光线照亮了整个夜空。研究人员们获准查阅了一些详细描述了与外星飞船相遇的文件,其中包括军方人员的经历,也有当地居民的经历。文件中还记载了人们与神秘的致命光束几次不同寻常的遭遇。报告最终得出结论,居民身上出现的灼伤伤痕和针刺痕迹可能是由致命光束造成的。然而报告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很多问题依然悬而未决。报告并未找出致命光束的来源,也没有说致命光束来自外星飞船。直到今天,人们依然无法对科拉里斯岛上出现的神秘致命光束做出合理的解释。

丹尼尔·勒比索医师从1985年开始,就在认真研究科拉里斯岛上发生的一切。丹尼尔·勒比索回忆:当时曾经有人怀疑是动物造成的……可能是蝙蝠。很快这种说法就被否定了,因为吸血蝙蝠留下的齿痕是“O”形的,而且伤口会大量流血,而这些病例却没有流血的现象。勒比索医生也考虑过科拉里斯岛上的情况可能是人群出现幻觉造成的,这可能是一种集体恐慌,在自我催眠的情况下,人们弄伤了自己。然而研究结果表明:那些伤痕并不是自己弄上去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强烈的致命光束令神经系统麻痹,然后从人体中提取了一些血液。这样外星人做实验可以培养出疫苗,保护自身安全。当他们下次再来接触人类时,就不会被人类身上的各种疾病所感染。

如果外星人存在,他们来访的目的是什么?

外星人来到地球目的是什么?很多人本能地想到,那是战争!因为两个不同的种族,甚至可以说跨度比较大的情况下,两个物种接触的时候,往往会发生一些争斗。但这可能也是一种人类的简单外推,因为在原始时代,如果不相识的物种接触了,首先要进行这种争斗、攻击。

但是现在,如果我们知道太阳系本身没有外星生命,那这些外星人可以说万里迢迢都太近了,都是以光年计的,这么遥远的过来战争,显得有一些滑稽。如果真的外星人比我们先进很多,他又想占领地球的话,那么凭他的技术恐怕不需要什么战争,也许可以直接占领。在这种情况下,外星人来到地球与人类进行接触应是为了交流,因为只要发展到一定的文明程度,不一定道德水准有多高,但是他们一定是具有逻辑的,只要是有逻辑的,一个冷静的种族与另外一个种族相接触的时候,首先是一种交流的欲望。

外星人曾用致命光束拿人类做实验?

我们也不能忽略这样一些事实,在上世纪70年代,某些强国在研制特种武器,例如激光武器、麻醉武器和致盲武器。位于亚马逊河入海口的科拉里斯岛的居民,是否不幸成为了这些‘致命光束’实验品?我们不得而知。

夜空中充满了无尽的秘密和未知,当我们仰望它的时候,在远方的星球上,是否也有和我们一样的外星智能生物在注视着我们?好奇心是人类进步的推动力,只要还有无法解答的疑问,人类探寻未知世界的步伐就永远不会停止。